/
 
 

紋身師Mirmanda:梵高教曉我的事

 

text:Mirmanda
photo:Internet


多年之前,某日,在尋常的加州的大學校園內,當時我雖然是主修藝術的學生,卻對未來一無所知。偶然在課本中讀到一首詩:「 For my part I know nothing with any certainty, but the sight of stars makes me dream. 」令我產生強烈的共鳴。大大宇宙浩瀚無邊,而我只是粒塵埃,抬頭看,更覺渺小,自己好像與作者有著共通的密碼一樣,這是我與梵高的第一次邂逅。後來迷上了他的畫,尤其是《星夜》,一般畫中的夜空就只等同於黑色的背景,再加上些小白點,就已經是星星,但梵高卻用把平平無其的星空畫得極為豐富,每次看都教我無比激動。

畢業後,馬上失去的就是學生的身份,迷惘的心情逐日變大。有一天在網上無意中看到一個招幕告示,有公司想請人畫梵高的動畫電影,我找到了報名表格,卻沒有呈交的勇氣。後來才知道,最後全球有5000人報名,最後只有125人被選中。回想起來這次肯定是遺憾了,如果有這個機會好好研究梵高的筆觸,說不定今天我的畫功會更加紮實,甚至不會做紋身了。那125位畫家用上四年時間把他生命最後的一小段紀錄下來,成為了重要的文化事件,令我又再一次因梵高而感動。

去年《Loving Vincent 》終於上畫了,我心裡當然懷有沉重,但更多的是好奇,走進戲院觀賞。電影的每一幕都美得令我目瞪口呆,有幾次我還因為只顧欣賞畫中細節而忘了留意故事內容。我一邊在幻想,如果這部電影是由梵高親自畫的話,畫面肯定會流露更多的感情及色彩。不過電影最後給我的,又是一份沉痛,實在不忍看到他被折磨的人生。不過有趣的是,接著就有兩位客人邀請我把梵高的畫作紋在皮膚上。我收到他們的要求時十分興奮,有一種「終於有能力做一點跟梵高相關的事了!」的感覺。第一幅是《Almond Blossom》,是梵高給弟弟一家人的一份祝福,而另一幅是經典的自畫像,正正是《Loving Vincent》海報上的畫。


再次重溫梵高的筆觸,我在想,假如他生於今天這個世代,會過得自在一點嗎? 現在甚麼都可以是藝術,甚麼形式與內容都有觀眾,但諸如梵高般誠摯的真心卻仍然難以覓尋。 「我還是相信,人在畫室裡不僅學不到怎麼畫,而且也絕對學不到人生;我們應當盡己所能地不依賴那些老笨蛋和自以為是的傢伙,自己學會人生及繪畫。」梵高說。梵高27歲才開始畫畫,想法卻比一般循規蹈矩的學院派更細膩。把人生先好好經歷,才把故事畫進畫裡,就算是畫一雙破舊的鞋,觀眾亦會感受到它的歷史。以上都是梵高教曉我的事。

TOP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