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林一峰的心癮!戰勝阿姆斯特丹

 

每次我告訴朋友我會到阿姆斯特丹, 他們都會輕輕吸一口氣然後微微牽起嘴角, 眼
睛瞇一瞇看着我, 好像要讓我知道他們「故意」不拆穿我一樣。

「癮真是這麼大嗎? 」

任我誓神劈願也好, 大家都不相信我多次去阿姆斯特丹都不是為了全線合法化的大麻。2 2 歲在當地c o f f e e s h o p 試過一根大麻煙, 遭遇瘋狂頭暈腦脹災難式O v e r d o s e後, 我對它從此避之則吉;我嚮往全國路路通的單車徑, 從南部最古老的小鎮V e n l o, 中部特產陶瓷城市U t r e c h t , 西部貨運港口R o t t e d a m ( 鹿特丹), 最北的幾個小島. . . 全部都可以騎
單車到處遊蕩, 更不要說離阿姆斯特丹很近的芝士小鎮E d a m , G o u d a , 延綿千里的水鄉B r o e k- i n – w a t e r l a n d , 老土一點但一定要看的風車鎮Z a a n d a m, 花季的
L i s s e 、L e i d e n . . .

「我去荷蘭的目的是為了單車啊! 不像走路的慢, 也沒有乘車的快, 每一步都要靠自
己雙腿慢慢賺來的快樂, 是無可比擬的。」我在R蘇黎世家中的廚房, 興高采烈地說
荷蘭有多好, 同時也為R高興, 大家更開始為兩個月後搬到那裡而準備。

「藥廠給了我幾個住宅選擇, 我們應該在哪一區安頓呢?」被派去荷蘭工作一年的
R, 每一次都會說「我們」, 我說: 這是你的事業, 一切以你方便為主嘛;R瞪大眼睛笑說:當我去上班的時候,你可以到附近的ca fe或公園寫歌,這樣遷就大家才公平啊。

説罷, 我們從露台把啤酒拿回大廳, 開兩瓶慶祝一下; 剛下完雪, 外面不太冷, 露台變成天然冰箱, 我們在室內的暖氣下繼續計劃將來。

已經先後三次來瑞士跟R相聚, 經過火花四濺的熱情, 重點相處, 愛情邏輯推算,性格分析, 行為推理, 以及探險精神驅使下, 我們對未來似乎十分肯定; 我們一路勇往直前計劃可見的將來, 我心想,R三十歲, 我三十四歲, 大家也是三字頭,自覺過了魯莽的年紀, 又負擔得起一點點衝動拍板的刺激, 畢竟太小心翼翼就寸步難行的了, 況且, 不是現在是什麼時候?這不就是我從2 0 歲開始就嚮往的生活嗎?還要是瑞士跟荷蘭啊!

幸福, 是要靠自己掌握的, 而且要徹底付諸實行, 所以我回港第一件事, 就是把中
環的房子退租, 準備正式開始旅居的生活。我想, 關於阿姆斯特丹, 每一次去都越來越愛, 而且多年前第一次去的時候已經成功過渡了慘痛經歷, 命運終於不再跟我開玩笑了, 在我還未經過太多錯的人之前, 派了一個R在對的時間來, 這下我需要把握了。

當我告訴朋友們下個月就搬去荷蘭, 打算隔兩三個月就回港一次努力工作, 他們第一個反應跟平時一樣:「你常常都不在香港的啦, 有什麼分別? 」

「我退租了。」

大家沈默。

「R 是很認真的。我們都是很認真的。」

大家繼續沈默。

「你有哪一次是不認真的呢? 」

「這次不同啊. . . 」

「飲啦! 」然後, 朋友L 輕輕吸一口氣, 卻沒有牽起嘴角, 眉頭一皺, 淡淡的說:「癮
真是這麼大嗎? 」

Text / Chet Lam

TOP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