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ynthia 何慕詩:性治療師是這樣鍊成的

 

「性治療師」這個職業在西方國家普遍得如教師、企業家、醫生及護士等。如你想介紹一位教師朋友給你別的朋友認識,你大概不會像八婆gossip般,要在別人耳邊竊竊私語,加上那戚眉戚眼的模樣,還不忘用手掩住嘴邊生怕外人聽見甚或懂得讀唇,說:「佢係教書㗎!」然後尷尬地以笑遮醜。偏偏這樣的被描述不停地出現在自己的社交圈子,暗要反省自己是否沒有帶眼識人。真心講,我心中鄙視過九萬次。然而,性治療師的工作不單止「治療」,還包括「教育」,如果連我自己都因為鄙視他們的膚淺而放棄教育及糾正觀念,那麼我便愧對「性治療師」這個專業。

差不多每天的工作都圍繞着性功能障礙、性慾不足、性興奮障礙、高潮障礙、性沉溺、情緒困擾、關係協調、溝通技巧、性別認知及同性戀關係的議題,讓大部分有「色」之士對我本人加以無限幻想。認為我必定 1) 淫底, 2) 性伴侶如雲, 3) 性慾極其旺盛(多謝晒囉……)。事實呢?事實上這一切都跟「性治療師」這個專業扯不上半點關係,所以我毋須為了要滿足他們的好奇心而回答這些私人問題。

猶記得有求診者扮自己有性功能障礙,編好了看似完美的故事(其實錯漏百出),極力希望達成在我面前脫去褲子的目的,好讓我仔細地檢查他的陰莖(當然他的奸計並沒有得逞,mission failed,oops!)。亦有泛泛之交支支吾吾地試探着,想瞭解我會否跟求診者上牀,我告訴他:「我係sex therapist,唔係sex surrogate,查完字典唔明先再問我。」

其實作為一位性治療師,除了性生理及心理上的學識之外,更重要的是思想開通(並不等於開放)、EQ高及有自知之明,不帶有色眼鏡,不容易被牽動情緒,同時亦要清楚自己幾斤幾両。

求診者拿出最大勇氣,對你百分百信賴,向你赤裸裸地表露他們認為最難於啟齒的問題,作為性治療師,必須要對自己坦白,這樣的case你是否能夠handle,否則誤人一生。 譬如說:你的求診者曾經侵犯過你的家人,你是否能夠不灌以個人感情,公正處理並提供適切治療?講到底,人有感情有情緒,自問不能處理便應轉介給其他專業人士。正所謂活到老學到老,知識可以慢慢增長,坦白的 self assessment 才是首要。

「性治療師」這個碩士銜頭來得不易(不排除主因是自己蠢),當中包括三年的血汗、淚水、失眠、不眠、頭痛、胃痛、腰酸、背痛、頸梗、膊痛、失戀、零社交、黑眼圈、皮膚乾燥、消化不良、間歇性中年癡呆及腦袋乾硬化等(下省其餘500種症狀)……換來今天在工作上得到的滿足感,一切都實在太值得!未來的日子,我會在這個平台與大家分享自己在工作上的所見所聞及診症經歷,而唯一回答大家的私人問題是:”No, I don’t sleep with my client!”

希望這一世都不會再遇上這樣的問題(其實我相信總會有人繼續問的,哈哈)!

TOP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