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彭秀慧:愛與時間

 

Couple Sitting On Bench at Waters Edge

 

時間和愛,是兩個非常有趣的概念。什麼是時間,什麼是愛?兩者都看不見,但「似乎」存在而且實在;人人身處其中,卻無以名狀;無法捉緊,卻總是想要更多。那兩者有關係嗎?似乎有,不可能無。我們不是總喜歡把時間的長度與愛的深度掛鈎?例如有三對愛侶:「他們已經一起十三年。」「他們的關係不過維持了十三個月就分開。」「他們相識十三天就決定結婚。」在未知道任何內情前,你是否已經把他們的關係加以量度?哪一對愛侶愛多些,感情深厚些,關係堅固些,你覺得自己已經心中有數?對啊,因為我們自小就高唱「每天愛你多一些」,愛是日累月積,一天一點愛戀,愛得愈長自然愈深。

 

有一對相戀超過二十年的朋友分開了,一起二十年,兩個都接近四十歲,走了人生的一大半才各走各路,所有親朋戚友無不表示可惜和傷感。無論一方表現得如何遺憾,當大家知道是他為了一個相識只幾個月的人而決定分手,三姑六婆的道德天秤自然傾斜到另一方。而無論這邊表現得如何"I’m OK",旁人還是勸說不要裝強,應好好釋放;甚至皇帝唔嬲太監嬲,浪費了人生大半青春。事實是,這對舊情人都暗暗各自鬆了口氣,兩個人一起的歲月擔子愈來愈重,時間反而變成了枷鎖,到一天大家真正放開,原來是從未感受過的輕和鬆。大家忘了,愛讓兩個人走在一起,但之後度過的秋與冬,又不一定與愛常在。分開不是因為有另一個選擇,而是分開本身就是一個選擇。

 

當然,沒有對的時間,兩個人不會遇上;兩個人沒有動心,愛情不會發生。所以時間也成為了愛情的最大藉口 ── 一切都是timing。你以為人生的劇本總是在不對的時候出現了不應該出現的人物,明明身邊有一個好好的為何還要你遇上另外一人。其實每個角色登場正是對你的一次嚴刑拷問,正正逼使你在意志脆弱的時候看到另一個可能性,(或你以為的可能性)── 與其說是考驗,不如是上天再提多你一次,你是不是忘記了愛,你想愛的又是誰。那對相戀二十年的朋友的確忘記了許多,直到一個第三者出現,對這段關係重錘一擊,才明瞭大家原來不堪一擊,傷痛過後是更多的自省,大家都對「愛」重新找到了定義。選擇放手,可以是因為愛,也可以是因為不夠愛;選擇原諒,更是因為愛,愛對方也愛自己,放過自己。被無辜背叛的一個,絕對是受害者;但可以傷心一時,不能傷心一世;愛與時間,兩者都是有限的話,你值得投放更多的愛更多的時間在自己身上,讓自己快樂。

 

說回那個故事,那位第三者,原來暗戀當事人已經接近六年,六年苦戀,夠長了吧?一直沒有採取任何主動,只不過是一次偶然,竟然「守得雲開見月明」,等到要等的一天。花了六年光陰,以為得到最想要的,到真正走在一起,卻發現原來「對方不適合我」,心裏反而渴望回到偷偷喜歡別人,永遠遠望對方而不敢親近的那段歲月,人生真是一個笑話。

 

如果我再問多次,什麼是愛?我不是說愛情很無奈,或者可以很隨便。愛情背後還有責任和承諾;不過當大部分人都認為愛是恆久忍耐,互相包容;我想輕鬆一點地說談戀愛如大隻佬健身,必須有恆心地加以操練,有空就照照鏡,審視要改進的地方,否則只會打回原形或變得不倫不類。愛如命運,沒有人可以完全掌握,只知道過去,不知道將來;只能控制自己,不能改變他人。如果你喜歡這一刻這一個現狀這一個身邊人,唯一可以停留的方法是,愛在當下,不將之成為習慣,不對將來有過分奢望,不覺得自己有累積獎金。學懂live in the moment,也學習 love in the moment,好好相愛每一刻。愛到愛情死掉前的最後一刻,時間到了就let go走向下一個終點,每段關係和人生一樣,或長或短,都是瀟灑走一回。

 

Text/ 彭秀慧(跨媒體藝術工作者)

 

TOP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