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失去雙腳的攀山者 黎志偉:沒有攀不上的山

 

2016年12月9日,是他失去雙腳5周年,黎志偉坐着輪椅,單靠雙手拉繩,攀上了獅子山山頂。「我是一個攀石運動員,以前做到,為什麼坐了輪椅,就不可以?」他想證明自己,更希望用自己的身體告訴大家,連他都可以,你有什麼困難,不能克服? 昔日「包山王」頭上的光環,今天不再,因為它已變成獅子山上一道暖光,為各位面對逆境的香港人引路。

黎志偉沒有攀不上的山 01沒了雙腳,黎志偉坐着輪椅,只靠雙手拉繩攀上獅子山山頂,那種困難,不能言喻。(photo by Ringo Tang)

病牀上做引體上升

黎志偉喜歡稱自己做「運動八達通」,自小經常上山下海,17歲更從屋邨攀出世界,奪得亞洲青少年運動攀登錦標賽速度賽冠軍,5年後獲得世界排名第8,2008年用10秒攀上長洲太平清醮的包山,成為鋒頭一時無兩的「包山王」。「我喜歡攀石,因為整個過程,無論成功或失敗,都是取決於個人。」即使他玩過很多運動,成績始終不及攀石,「這運動讓我拿到獎學金及各種資助,又給我免費環遊世界的機會,四處比賽,所以最終,便專注了攀石。」

可是五年前,他把大部分贏過的獎牌獎杯,一次過掉了。

時間回到2011年12月9日,駕着電單車的黎志偉,在屯門公路被兩架私家車撞倒重傷,下半身九成多的神經線受到重創,導致半身癱瘓。「出事後三四日,我已經要接受沒可能再走路的事實。當時太太懷了八個月身孕,我希望可以盡快復原,到產房接她和兒子出來,這是我當時的生存動力。」他決定努力重新鍛鍊自己,除了經常在病牀上上網,學習各種輪椅上生活的方法,他又在牀架綁了橡筋帶,每朝五點起身鍛鍊,在牀頭架做引體上升。

黎志偉沒有攀不上的山 02即使五年前發生意外,志偉也沒有哭過,今次成功攀上獅子山頂,他禁不住淌下了男兒淚。(photo by Ringo Tang)

上天委派的流氓社工

所以過了3、4個星期,志偉已經可以自己離開張病牀,坐上輪椅。「當時我對面牀有個外籍老人家,傷勢不太嚴重,但是很懶,每天物理治療師跟他做運動,他都選擇睡覺。他見我那麼勤力,就跟我說:『醫生都說你沒機會再行,為什麼還日練夜練,瞓多兩個鐘好過啦。』我就跟他說,『現在只剩下雙手,我不想死,兒子又就快出生,唯有盡快學識照顧自己。』怎料第二天朝早,他竟然比我早起,我更見他做了幾下引體上升。」那刻志偉明白,什麼是生命影響生命,他因此更堅決,要積極康復,要寫書,要把自己的故事,告訴更多人。

就是這樣,這幾年志偉好像做了流氓社工,每逢身邊朋友遇上困難,便主動去跟他們傾偈。他又被邀請到無數學校分享,最遠去過澳門鼓勵一個不認識的植物人。「今天回望,也不知這場意外到底是好,還是不好?它把我的運動員生涯完全扭曲,到頭來又讓我幫到那麼多人。以前經常比賽的我,成就都是為了自己,現在獎牌沒了,換來的是無數的感謝狀、嘉許狀,甚至傑青。」志偉常說,他自小習慣在山頂從高處看人,現在坐着輪椅,永遠矮人一截。可是他內裏的視野, 意外前後,高低位置剛好倒轉。

黎志偉沒有攀不上的山03能夠成功攀登,其實也多得一班攀石精英在旁協助。(photo by Ringo Tang)

自創輪椅攀爬法

2013年,志偉開始重新攀石。曾經7、8秒便攀完的石硤尾的石牆,意外後的志偉,要20多分鐘才能完成。「但既然攀到,不如試試爬獅子山吧。」他說得輕鬆。要知道,這種瘋狂做法,香港固然沒有先例,據志偉所知,世界上亦沒有人試過坐着輪椅,攀過這麼一大塊峭壁。他於是開始不同練習,包括學攀樹、拯救、繩索,又在不同的體育館及大廈外牆,嘗試各種輪椅攀爬方法。他曾經親自興建攀石牆,懂得燒焊鋸鐵等手工技能,為了這個攀獅子的行動,志偉又親自實驗了多種改裝輪椅的方法。

「我需要人幫手,把我抬上獅子山,然後遊繩落懸崖底,我才可正式開始攀。我自己爬不是問題,但找到人陪我癲嗎?」有,當志偉幾個月前正式提出這個計劃,他的學生和朋友,一呼百應。最後組成了一個40人的「CRUX結」攀山隊,包括了行山、拯救、攀石、運輸和拍攝五個小組,行動當日,凌晨4點,一起由黃大仙天馬苑出發。幾位外星級毅行者,先用了一張改裝的輪椅擔架,輪流把志偉抬上獅子山,去到一些狹窄陡峭的山路,他們就改揹上膊。用了接近兩小時,大隊上到獅子山頂,然後志偉游繩落到懸崖底,接着再用了兩個多小時,坐着輪椅的他,成功攀上了獅子山山頂。

黎志偉沒有攀不上的山05

正式行動前,CRUX結識的一班成員,已為抬志偉上山的裝備,做過多次實驗。(photo by Vee Sizto)

懸在半空的風景

「從懸崖底攀至獅子山山頂,大概有90多米。最初的7、80米,我只攀了個多小時,十分順利。可是最後的一小段,卻是難以想像的困難,因為去到那個斜度,輪椅完全貼着牆邊,無論我多用力拉,都被凹凸不平的石面頂着,寸步難移。當時我已經力竭筋疲,山頂的隊友,也提議由他們拉我上去。但我說,既然不是鬥時間,大可慢慢休息夠再上。最重要的是,由我自己獨力,把這件事完成。」當時志偉靠着崖壁,一隻手要拉繩,另一隻手要按着牆,然後又要盡量控制輪椅,減低左搖右擺。「這情況其實一早預計了,只是事前沒辦法在實況下練習,難度亦比我想像中的大。」

攀爬全程,志偉單靠雙手拉繩,十隻手指頭,拉到滿是水泡;從相片可見,他的兩隻「老鼠仔」,不斷用力充血,谷到幾乎要爆。「真的很累,除了雙臂,我的頸和腰要長期挺着,也非常辛苦。過程中我停了多次休息,懸在半空,思考了許多這幾年發生的事情:為什麼上天要我坐輪椅?以前十多歲攀獅子山,都不知為了什麼?現在千辛萬苦再攀上這裏,卻多了許多人生意義。」

黎志偉沒有攀不上的山04

懸在半空兩個多小時,志偉思考了許多人生問題。(photo by 胡卓豪)

遵守給自己的承諾

登上山頂的一刻,他說,很輕鬆,過去幾年許多對自己的懷疑,終於得到了答案。「而這個答案,不單止給我,也是給我身邊所有人:既然我都做到了,你們有什麼心結,一樣可以解開。」也許有人會問,這麼辛苦,為了什麼?「那是對自己的承諾,你承諾了自己,是否有勇氣去實踐?一個人如果一輩子都能面對自己的心結,遵守對自己的承諾,你便是無限大。」志偉說。

過去5年,黎志偉給自己定了許多承諾,基本上已經全部實踐,除了一樣。「我要自己5年內站起來走路,自己康復也好,裝機械腳也好,但現在還未做到。」在輪椅上,志偉已經做了很多,如能重拾雙腳,他說,可以做得更多。「我想一個人玩滑翔傘,或者復出比賽。還有,我很希望能夠站起來抱抱兒子,跟他在遊樂場玩,拖着他去行山露營,這些做爸爸的畫面,多年來一直在我腦海出現,可是我坐在輪椅,暫時一樣都做不到。」

每段人生,必有遺憾。有人會讓憾事一直憾到底;有人則把彌補它作為人生的新目標。每個人心中都有一座獅子山,你有勇氣攀上去嗎? 志偉說,從獅子山頂看出去的風景,美得你不能相信!

 

text/ 陳立怡
photography/ 由被訪者提供

TOP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