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張愛玲唇上的一抹鮮紅…花光口袋裡的五塊錢 點一支帶給女人自信的丹祺唇膏

 

一頭古典曲髮,一抹鮮艷紅唇是張愛玲的標誌。她沒有不認同女人的內涵,她只是不相信男人的愛情,她說,「有幾個女人是為了她靈魂的美而被愛?」可憐又可悲。對美,張愛玲一直為之執着,她的頭髮絲毫不亂,她的唇膏高價不脫色。

//生平第一次賺錢,是在中學時代,畫了一張漫畫投到英文《大美晚報》上,報館里給了我五塊錢,我立刻去買了一支小號的丹祺唇膏//
--《童言無忌》

假若能回到過去…「請給我包起一支丹祺唇膏。是,小號。」

 

要說這支丹祺唇膏是一支怎樣的唇膏?1925年,Vogue登出Tangee的廣告,對的,這個牌子現在看來相當陌生。但這支唇膏卻是首支可以隨唇溫變色的唇膏,且任戰火四處不斷,它依然熱賣,好比戰士的盾牌。

而這正正亦是當年品牌的廣告概念:「War, Women and Lipstick.」

 

Tangee聲稱女人的唇膏可以幫她們隱藏心碎,在需要的時候,給她們自信。這雖然是廣告吹噓的一句口號,我卻一點、半點也不質疑。這記在張愛玲的文中,女人花自己的錢買自己的東西,雖感蒼涼,但唯有握着自己買的這支唇膏,還是值得自傲。

 

黑色的唇膏管,漆上日落似的橙色文字,雖然風靡美國一時,也曾降落在上海與香港,而後又換成金銅色的唇膏管,但時間卻始終留不住經典。

 

至於放在唇上的這一抹鮮紅,對於女人來說,或許是握在手中一點的幸福;是不願自認卑微的一鼓傲氣;是畫着自信二字的一副面具…

 

想像張愛玲的自信,推薦給你:
Estée Lauder 玩彩護唇膏#404

Givenchy 絲絨雙色唇膏N4慾望

 

Text/Wing In F.

Photo/internet

TOP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