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的疤痕 – Pink Lee

 

疤痕, 是身體自我修復的產物,疤痕淡化,卻不會隱去伴隨的不快記憶,非牟利組織「Light On 燭動」創辦人Pink Lee的背部和右手留下一大片凹凸不平的疤痕, 與其說是疤痕, 更像是生命的圖騰, 記載了她不斷重生的自我覺醒。

 

Text: Elly Lai
Photography: Michel Jaune
# 有疤痕等於曳?
小一時老師送我一本《小王子》,由細到大閱讀過無數次,每一次的領悟都不同,就如我看自己這片疤痕。在單親家庭成長的我,童年充滿了
爸爸的惡言,六歲一次我跌入了滾水中燙傷,我和姐姐獨留在家等父親回來,結果深夜才到醫院延遲就醫,留下了大片疤痕,那時經常要去做覆診,醫院護士換藥時,撕下背部血淋淋的一片,那種痛延綿到心裏, 爸爸埋怨我因要帶去醫院所以失業,家裏要申請綜緩,考上大學後,爸爸將綜緩的錢也賭掉了,唯有自己膽粗粗周圍向朋友家人借學費。這片疤痕,一直提醒我的家庭背景、外表上的不正常,偶然一次穿著短袖衫,有個女人經過看到跟她的兒子說:「如果你唔乖就會變成這樣! 」那時覺得自己像怪物,不值得被愛。

 

畢業後我當上財經記者拚命工作,逃離了這個家,心中卻依然不自由, 讓我當起背包客去西藏,旅途中有人跟我說:「把手握緊,裏面什麼也沒有; 把手放開,你得到的是一切。」我一直緊握物質, 卻失去了靈魂的自由,於是開始旅居生活,打坐靜觀內心,我發現了自愛,在香港時周圍的眼光不斷提醒我這片疤痕,來到異地時沒有人會留意,倒是在有人看到這片疤痕說:「你是一個warrior , 一個有故事的人。」《小王子》說:“ what is essential is invisible to the eye” , 肉眼所見的疤痕只是生命印記, 真正重要的東西, 用眼睛是看不見的。

 


# 愛自己不愛自己
出走前看我一直看這本書,途中也讀過好多次,當自己的心境不同, 所獲亦大有不同。旅居時輾轉來到印度,只找到一個免費的內觀打坐,一打就十日,每天10個半鐘,頭3天前世今年、過去的傷痕等雜念一湧而上,當人靜下來,才開始聽到內心的聲音,打坐最後那一天,我發現原來自己從未接受過自己,很多人高呼要愛自己,但往往當是一種口號, 毋須逼自己positive,介意別人的目光又怎樣?當我接受到「不愛自己的自己」,心結即時消融解開了,由外表至內在,我真正接受了自己。

 


# 修行不等於要得道
修行後開始看的一本書,即使背包多重也會帶着它,不時翻閱以提高我的覺知。以往修行很想「得道」,成為想像中的某一個人,但其實你就
是你。我們不斷向外乞求愛, 卻忘了自身之愛,我相信每個靈魂都有課題去學,我的經歷和疤痕讓我體悟到自愛, 自愛就如噴泉,填滿了你自己後,還能分享幫助別人。修行打坐只是當下令我感到舒服和活着,to live the life fullest,當赤裸裸地面對脆弱的內心時,心靈由那刻開始便會變得壯大,看到自己內外之美。

 

TOP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