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影響攝影大師 Annie Leibovitz 職業生涯的五張照片|Style Reader

 

著名女攝影師 Annie Leibovitz本年推出了影集《Annie Leibovitz: Portraits 2005–2016》,日前她接受《Vogue》網站訪問,分享經典名人照片背後的意念。Leibovitz 說,今次的專集特別收錄了她拍攝的女性人物。書中以希拉莉作結,令她十分興奮,她希望有日能夠在白宮為希拉莉造像。《Vogue》編輯挑選了五張精彩作品,讓 Leibovitz 談談內裡的女人故事。

 

Kim Kardashian, North West, and Kanye West, Los Angeles, 2014

 

《Vogue》主編 Anna Wintour請 Leibovitz拍 Kim Kardashian 與 Kanye West封面故事,當然大家對他們有點爭議,不知道 Kim 憑什麼賺生活。Leibovitz明言當時所知也不多,但 Wintour想拍出他們倆的愛情。當時 Kanye West夫婦在家中唯一屋間拍攝,Leibovitz說最後在雜誌出版當然沒有這張自拍與互拍的相片,但她想紀錄下 Kim 和Kanye 與顯示屏之間的持久互動關係。

 

Patti Smith, Electric Lady Studios, New York City, 2007


Leibovitz 早已拍攝過 Patti Smith 多次,從70年代她首次為《Rolling Stone》雜誌封面就開始。Leibovitz認為 Patti Smith 非常了解攝影藝術,是一位攝影師的 muse,猶如畫家 Georgia O’Keeffe之於攝影師丈夫 Alfred Stieglitz。雖然已經合作多次,但Leibovitz 仍然對拍攝 Patti Smith感到十分緊張。2007這張相片在 Smith的 Electric Lady 錄音室取景。當時Smith丈夫 Robert已經離世,本想拍攝她和子女,但最後只拍到她本人,但背景非常漂亮。

 

Cindy Sherman, New York City, 2012

 

女性藝術家 Cindy Sherman 一直是 Leibovitz 非常欣賞的對象。本來Leibovitz 猜想是否會與 Sherman在工作時進行拍攝,但最後只拍攝到一張肖像。Leibovitz 決定把照片過度曝光,令 Sherman白得過份,幾乎變成畫布一樣。Leibovitz 認為拍攝另一位名攝影師當然永遠都是緊張的,因為對方清楚你每個動作的意圖。因為 Leibovitz 也試過拍攝的經驗,她很清楚這種奇怪感覺,但也總不希望對方感覺古怪。

 

Samantha Power, official residence of the U.S. ambassador to the United Nations, Waldorf Towers, New York City, 2013

 

照片在美國駐聯合國大使 Samantha Power在 Waldorf Astoria 酒店的住所中拍攝。在公寓中,Samantha Power設有辦公室。當時 Samantha Power剛剛上任,在冬天的一個清晨(或下午,Leibovitz 記不清楚)拍攝。沒有太多光線,Power的兒子剛剛醒來,坐在媽媽的膝上。相片帶出的訊息是︰職業母親,工作永不止息。

 

Sheryl Sandberg in the Facebook offices, Menlo Park, California, 2015

 

早於拍攝此幀之前,Leibovitz 就與 Facebook營運長Sheryl Sandberg見過和造像。之前拍攝的相片,Leibovitz 想拍 Sandberg與她的孩子,但她的丈夫有猶豫,最終我們快快地拍攝了一些家庭照。不久,她的丈夫就過身了。我把全家福傳回 Sandberg,她感覺非常欣慰。《Annie Leibovitz: Portraits 2005–2016》收錄的這張Sandberg相片,在她喪夫之後不久拍攝。拍攝場地在 Facebook總部,當時Leibovitz 正拍攝一系列女強人。相片在一間小會議室中拍攝,Sandberg與 Mark Zuckerberg其實沒有辦公室。Sandberg非常平易近人,穿著皮裙的她隨意屈膝坐在椅上。Leibovitz 十分喜愛其自估,但肯定 Sandberg的腿拍攝時麻痺了!

更多照片請看︰phaidon

 

source: vogue

 

 


Text / Christopher Lai

TOP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