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设计师在读什么?Maria Grazia Chiuri 的女性主义书单|Style Reader

 

英国阅读期刊《Happy Reader》每期请来名人谈读书经,音乐、影视、艺术界重量级书虫轮流登场,上一期是开了书店的千禧名模 Lily Cole。Dior 创作总监 Maria Grazia Chiuri 近日获 Fashion Awards表扬她对时装界的正面改变,接受英国《Vogue》访问时,大谈她对在 Dior的创作影响深远的女性主义书籍。让我们一起了解这位设计师平日在读什么。

 

 

Women Who Run With The Wolves by Clarissa Pinkola Estés

Maria Grazia Chiuri 指《Women Who Run With The Wolves 》是一本令她觉得部份自我是本能的、创意的、母性的,总据而言是为女性特性而骄傲的书。女性为了接近男性的世界和令自己更值得被聆听,经常否认自己的女性特性。这本书理论化了”Wild Woman”的存在意义,不但教晓了Chiuri 要接受自己非理性的一面,更令她反思女性整体的复杂性。作者Clarissa Pinkola Estés,是 Jung的心理分析学者,她认为女人的野性本能千百年来被压抑,通过分析不同文化中的神话、童话和民间传奇,找出野性女人的原型,让女人恢复原本的面貌,获得完整的心灵。

 


The Second Sex by Simone de Beauvoir

西蒙波娃的《第二性》虽然已经出版快将70年,但仍然是每个女性主义者必读之作。Maria Grazia Chiuri 认为,光是女性不是天生,而是被建构出来的概念,就足以影响每个女人如何理解自己,理解世界。

 

Why Have There Been No Great Women Artists? by Linda Nochlin

2018春夏Dior fashion show中,出现一件印有“Why Have There Been No Great Women Artists?”的横间水手Tee。这名句其实是出自女性艺术批评家Linda Nochlin 写于1971年的著名论文。Chiuri 说自己一直留意艺术,或说整个女性的创作。这份论文令人有更多理论基础,加入女性主义角度来阐释艺术作品,也帮助了Chiuri 去理解女性雕塑师,画家和电影导演 Niki de Saint Phalle的文本。

 

 

We Should All Be Feminists by Chimamanda Ngozi Adichie

“We Should All Be Feminists” 口号出现在 Chiuri 首个 Dior时装骚,不但为其创作定调,亦成为热卖款式。Chiuri 指出,由Chimamanda Ngozi Adichie 所写的同名书籍,在初期引导着她在 Dior的创作,这书名就是她工作的宣言。对Chiuri 而言,《We Should All Be Feminists》是一种唤醒,清楚地指出现在是时候给所有的社会,重新定义女性主义。这本书源自 Adichie一次的演讲,除了时尚,也启发了 Beyoncé 2013年的歌曲《Flawless》。

 

 

在当下全面向右转(Trump当选)的世界,女性主义者被强烈污名化为仇恨男性的动物,事实上男性也是父权社会下的受害者,所有人应当多读女性主义。时装界的性别复杂处在于,虽然男同志设计师本应更倾向同情女性主义,但亦有不少服膺父权主义(例如 Gabbana近日有关性侵是潮流的言论),而如此阴性的行业,当权的企业家大部份仍然是男性,所以女性主义仍然是少数派,希望 Maria Grazia Chiuri通过 Dior这所古老时装屋带出更多反思和讨论。

 

source: vogue uk


text / Christopher Lai

TOP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