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lette二十年来的贡献:真正的concept store,就是够胆把一朵鲜花放在so called牛粪上。

 

The Real Pioneer 


在这个年代已上神枱的时装人物,对这个产业都有一定贡献。例如把名人搬上封面、利用一件手工精致的卫衣配搭牛仔裤作封面拍摄的Anna Wintour,带起了跨越年代的High-low mix热潮。不过,这种风气不能单靠一本杂志便能发展成熟。就如时装产业并不单有设计师与传媒等等的角色。所谓的“时装”,它的“时”除了反映大气侯的思维与文化,最终还得顾客结帐,披在身上,才能有“装”的意思。

 

早在20年前,当concept store还未如Adrian Joffe所言,指其字词如”Luxury”般失去当中真正的含义时,有两母女在Saint-Honoré 的街道上,开设了一所小店,虽然卖的是时装,但是不会把时装品牌划分成不同的位置,主力以“混搭陈列”的方式,创造了一种另类的购物体验,从此改写了select shop和fashion business的方式。Colette亦自此成为了首创先河的concept store先峰,影响了后人,启发了一众停滞不前的时装零售大亨。

 

时至今日的Colette,不但是巴黎的购物热点,更甚者还是一个孕育了不少时装品牌、行商趋势的重要基地。笔者从来不敢说时装是“有麝自然香”的一个行业。深悟更好的设计,若然欠奉传媒、商家的推波助澜,作品最终只会石沉大海。即使今天的时装产业不复当年勇,也不会叫人联想到,时值二十周年“收成期”的Colette,竟突然宣布在本年的12月20日终止营业。此消息有如Martin Margiela宣布离开品牌(或更甚)般叫人感到婉惜。

若然一个人的平均寿命是78岁,Colette成立至今的时光已占了各人生命中的四分之一。到底这二十年内的Colette,对时装产业有什么贡献?它提倡的concept store,实情是一个怎样的概念?

 

今回Ming’s列出了Colette在过去二十年的五大重点与贡献,借此向创办人Colette Roussaux 和 Sarah Andelman献上最高敬意。

 

text/ 张墨 Daniel Cheung
photo courtesy of colette Paris

 

TOP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