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lette二十年來的貢獻:真正的concept store,就是夠膽把一朵鮮花放在so called牛糞上。

 

(三)213 rue St.-Honoré :不但帶旺了這一區,更提攜了一眾新晉設計師


人是生的,地方是死的。本港有酒吧帶旺蘭桂芳的傳奇,巴黎同樣有一所Colette帶旺了Saint-Honoré街道的神話。Colette的熱門程度,叫現時在巴黎公幹的時裝人,均會抽一兩小時的空檔時間,從Place Vendôme步行至Colette,途中還會經過現時得令的Balenciaga專門店,成為了一個名符其實的巴黎時裝地標。

 

除了帶旺了周遭一帶的地段,Colette還是個時裝界的超級伯樂,曾銷量超過8600個品牌的服飾。

 

記得一次訪問Jourden的創辦人Anais Mak,她說,品牌命運被改寫的一刻,便是由Colette買入她出品的那季開始,隨後更一同研發了一個應用程式,用作推動Colette買入Jourden設計的頭炮項目。雖然,現在筆者已難以準確地描述更多詳情,但是Anais Mak小姐一邊說、一邊笑得很燦爛的訪問過程,卻深刻在筆者的腦海當中。

 

所謂的magical moment,重提時如再次重新經歷般興奮。雷同的劇本,同樣在Simone Rocha與Mary Katrantzou身上獲得相同橋段,她們同是Colette發掘的設計師。雖然當時的Colette在時裝產業已有一定的地位,但是,與現時一眾retailers有別。Colette德高望重的秘密,其實在於它成名後,依然不忘初衷,努力提攜後輩,好讓時裝品牌能夠持續一定的流動性。

 

故此,Colette宣布結業,除了不捨,更甚是擔心時裝產業從此缺乏了一位有心有力的「伯樂」,叫日後新晉設計師更難上位。

TOP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