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陳淑莊

大律師,公民黨副主席,舞台表演者,似乎難以對自己的身份下單一定義。也因為沒有既定的身份界線,得以享受越界的自由。

囚犯的食物

 

359674d9fadfb52afb425fbc566b7654

 

我在這個專欄寫過許多美食,包括我跟媽媽去台灣光顧的餐廳,Jamie Oliver的飲食革命,然後我不禁問自己,跟我近在咫尺的人例如香港囚犯,平日吃的是什麼呢?

 

我終於知道香港囚犯吃什麼,源於一位廿六歲的年輕人陳德章。他是英皇仔,在美國華盛頓大學政治系畢業。你也許毫無印象,但如果我說他就是三年前向特首掟雞蛋卻誤中曾俊華的社民連成員,你應該會記起吧?

 

陳德章最後因為普通襲擊罪被判監三星期。這位社民連番書仔家境不錯,對食物有要求,因此很關注獄中的膳食安排。

 

不過陳德章挑剔的不是滷水雞翼很難吃,因為畢竟可以選擇炸雞翼,他最不滿的是不公平的伙食對待。懲教署根據囚犯膚色安排膳食,以午餐為例,中餐只得豆粥、一塊麵包及清茶;但西餐則有漢堡包、蔬菜、烚蛋、厚多士、薯仔及奶茶。華裔囚犯想吃西餐,只能用煙仔向外國囚犯買回來。但陳德章因為懂英文,常有外國囚犯請吃飯。

 

陳德章的黨友長毛梁國雄,去年在立法會質問政府以什麼準則向囚犯分發餐膳,保安局局長黎棟國答是因應囚犯的健康、膳食和宗教需要提供四類餐膳,分別為:

 

  • 以米飯為主食的第一類餐;
  • 以咖喱和薄餅為主食的第二類餐;
  • 以薯仔和麵包為主食的第三類餐;
  • 全素食的第四類餐。

 

但黎棟國沒有解釋何以所有華裔囚犯只准食第一類餐。去年7月,出獄的陳德章入稟高等法院提出司法覆核,指懲教署此舉違反《基本法》及《種族歧視條例》,案件目前正等候處理。

 

陳德章應該沒打算再入獄,令一眾囚犯可以享受漢堡包和熱奶茶,對他應該沒有什麼實際利益,但偏偏香港總是有像他這樣的人,明明自己甩難了,卻很熱中為仍在受苦的人爭取權益。

 

在這方面,長毛議員應是表表者。以前根據法例,任何人在獄中服刑便自動喪失選民資格,長毛認為這樣是抵觸《基本法》,故於2008年就在囚人士投票權提出司法覆核,最後高等法院認為選舉權不應輕易被褫奪,裁定長毛勝訴,政府於翌年修改法例讓所有囚犯在服刑期間可以投票。

 

到2012年,長毛就《立法會條例》不准未服刑人士參選的規定提出司法覆核,最後法院指該《條例》忽略保釋等候上訴人士的參選權利,裁定該條文違憲。

 

也許對一些人來說,吃白飯或吃薯仔是微不足道的事,但一個社會是否公平公正,人們是否獲得平等對待,從這些微不足道的事情最易見端倪。讓獄中的華裔囚犯可以吃漢堡包,未必因為那漢堡包好味,而是為了他有選擇的權利。而權利這回事,你不去運用,就很容易無聲無息地失去。

 

BY 陳淑莊
BY Salma Kadir
BLOG , PEOPLE & LIFE

TOP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