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ing Lo:以前畢業渴望開studio是因為喜歡揸鉸剪多過滑鼠,但現實原來不是這樣。

 

時裝品牌Plotz創辦人盧聲前(Sing Lo)

 

上一次訪問盧聲前(Sing Lo)應該是2013年。四年間雖一直有追蹤他個人品 牌Plotz的動向,然而品牌跟主人一樣的低調,網頁和個人社交平台少有更新,寄賣店不見新作,直至看到他舉行兩場跟廣州彩瓷(廣彩)有關的藝術展,內心不禁說了句:「你終於回來了。」這四年間,Sing Lo直言過得不容易,公司架構問題令品牌停頓經營了一陣子,早前患病有一刻覺得自己差點會死掉……一切一切都為他帶來衝擊和反思。如今出關後重新出發,老套一點說是要東山 再起,將傳統文化、功能性和時裝融合製成藝術裝置,廣彩是第一步。

 

廣彩× 時裝

 

Sing參加由香港文化博物館策展的《衣 + 包 剪 揼》,希望回到一張餐桌作為開始,以廣彩的圖案應用在時裝及家具用品上,使其 技巧及文化得以繼續呈現在我們生活裏。

 

大概你我也想不到,數年後讓盧聲前的名字再次成為話題,是因一場廣彩藝術展覽。

 

他早前參加由香港文化博物館舉辦 的名為《衣 + 包 剪 揼》展覽,結合時裝及工 藝為題,一起探索不同創作的可能性。經介紹下認識了粵東磁廠曹志雄師傅,了解到廣彩的歷史和重要性,便決定由此出發,同時找來兩 位JCCAC陶瓷工匠「鄰居」梁祖彝和盧世強製作展品。作品主題是「給.與現在」,靈感從Sing回想小時候與家人歐遊時圍在餐桌上 吃下午茶,那些西式餐具卻畫着中式圖案,色彩艷麗的碗碟令他留下深刻印象;伴隨着生活模式及節奏的改變,與家人一起吃飯的時間也相對減少,能仔細欣賞和感受身邊精緻手工藝的機會,更是無聲無色地失落於生活之中;是次作品的概念,希望回到一張餐桌作為開始, 以廣彩的圖案應用在時裝及家具用品上,使其技巧及文化得以繼續呈現在我們生活裏,將大家牽伴在一起。

 

今次以藝術家身份創作,實用性不是考慮因素,整個裝置和服裝都拼上不同印花,為了讓大眾容易理解,Sing特意在廣彩圖案中加入啤啤熊,增加潮流感。

 

 

找來兩位工匠製作瓷器展品,將瓷 器變成能穿戴上身的配件,如腰帶和手袋,是wearable art的體現。

 

 

「說到廣彩,至今已有三百多年歷史。廣東彩瓷(廣彩)類似青花瓷的一種,青花瓷是釉下彩,比較高貴高尚,多留白;廣東彩瓷是平民版,它是釉上彩,即是在高燒製過的瓷器 釉面上彩繪紋飾,摸上手有凹凸質感。昔日外國王室貴族或特派官員也到廣州求購或行銷海外,器物上的圖案大多是嶺南地區常見的風物,以色彩斑斕、構圖嚴謹、繪工精細而著稱,除了中國的傳統圖案,廣彩會加入西方人物、風景、家族徽章等圖紋,圖案會講故事, 如相夫教子,鬥雞的情景代表氣宇軒昂等等, 這都是廣彩的佈局特色;顏色方面,則多使用真金、粉西洋紅、翠綠及麻黃等色,可惜在 1970 年代因美國限制含鉛和鎘的彩釉瓷器餐具進口,令出口生意停頓,廣彩漸轉衰落。」 Sing娓娓道來廣彩的前世今生。

 

當時裝設計師進入陶瓷世界,不諳製作, 創作思維轉變也是種挑戰,「起初以為好簡單,覺得都是做print嘛,後來知道廣彩的重要性,上網查資料時又看到有designer將瓷器打碎再重新拼合成衣服,我不想重複……如果要加強獨特性,便要找專業工匠做瓷器,過程除了玩print,要思考如何做一件穿上身的瓷器是很花時間的事。瓷器十分脆弱,不能做得太薄;泥未燒前質地軟,薄身又易裂開,燒製後又會縮水,過程中要不停試驗,費時費力, 成本大增。」為了讓大眾容易理解,Sing特意在廣彩圖案中加入啤啤熊,增加潮流感,他續說:「今次以藝術家身份創作,實用性不是考慮因素,整個裝置和服裝都拼上不同印花,當中有陶瓷有刺繡,布料有硬身也有軟身,遠看都分不清什麼,近看便一目了然,我想帶出的是,其實我們可以留意更多生活細節,我們可運用廣彩圖案到不同地方。」展覽前一定要對廣彩有某程度上的理解,Sing找來曹師傅請 教,「隨科技進步,圖案可用花紙或印章印上 碗碟後再進行繪畫,我也曾到磁廠『學藝』, 原來吸印也非易事,要在碗邊平均地把圖案印 上是很難度高,『車線』講求手穩心穩,試問有幾多個城市人會這樣坐定定畫一條線?當我靜心畫線,那一刻覺得世界很寧靜,找回自己的存在感,聆聽自己的感覺,而非對着電話吸收外界的信息,令我想到其實香港有如此多 fast fashion,這種手工藝可以做下去,是多令人鼓舞的一件事,也能尋回自己的價值。」 他說。

 

四方形的創作思維

 

幸運地,Sing在完成香港文化博物館 展覽後, 隨即有人邀請他做第二次展覽, 這由香港設計中心及「創意香港」主辦的 《Confluence.20+》,邀請了二十位活躍於 本地的香港及國際設計單位參與,作品會在香 港、首爾、芝加哥、米蘭做巡迴展。首次展覽 以家為題,今次則是以"outdoor",希望更易 被大眾理解,他解釋:「我在服裝上延續了廣 彩的佈局,周圍花紋細密,中間位置部分留白 講故事。我也加入大笨象、啤啤熊等流行元 素,希望轉變大家對廣彩的陳舊印象。此外, 我將所認知的fashion跟現時大眾追求的go green潮流,還有傳統文化融合。今次的瓷器 相對實用,服裝有兩套:吊牀trench coat和 帳幕hoodie,配上魚形頸鏈水壺。對我來說 創作是step by step,第一次展覽讓我理解廣 彩,從個人感受出發;第二次則讓我能應用到 其他地方,如再有機會的話會將它成品化,如 製成一粒鈕或一隻手鐲,大家可以帶回家。」

 

完成首次廣彩展覽後,Sing應邀參加《Confluence.20+》展覽, 再度從廣彩出發,今次加入outdoor 元素,將衣服換轉成吊牀和帳幕。

 

 

在服裝上延續了廣彩的佈局,周圍花紋細密,中間位置部分留白講故事。我也加入大笨象、啤啤熊等流行元素,希望轉變大家對廣彩的陳舊印象。

 

 

將衣服轉換成帳幕非新鮮事,吊牀卻是Sing最感滿意的作品!我喜歡從紙樣上發展出不同作品,我的創作過程是從四方形開始構想功能和一件衫的關係,作品可以是一塊地氈、燈罩等等……第二次做廣彩沒有比上一次輕鬆,要把outdoor、魚形水壺和吊牀組合起來,雖然是實驗性作品,也是要言之成理吧。」他說。

 

過程中不停做試驗,一切也牽涉成本,Sing直言感激與兩位瓷器工匠梁祖彝和盧世強「拍膊頭」合作,「人手製作不能急,也要尊重他們創作風格,有趣之處如打籃球,我把波給他們,他們再傳給我,我接到波之後會傳球還是射波?直至我知道自己位置才知下一步怎樣做,然而創作是你永遠不知道下一步。」

 

我喜歡揸鉸剪

 

在香港中文大學主修工程學一個學年 後轉到香港理工大學修讀服裝設計,曾獲得 多個獎項, 如2006年入選日本東京Onward Kashiyama Co Ltd舉辦的New Designer Fashion Grand Prix總決賽,2007年成立個人品牌Plotz 後入圍香港時裝節香港新系列時裝創作大賽總 決賽、2008年以香港代表身份參加在德國柏 林舉行的INFASHION時裝展、2010年香港設 計中心的亞洲最具影響力設計大獎的優異設計 獎……Sing Lo擁有叫人羨慕的履歷,然而品牌架 構問題和病患將他拉到谷底,重新振作,加上 兩次的廣彩展覽,對他而言是一個契機。

 

父母教書,小時候被灌輸要循規蹈矩; 畢業後由零開始做非主流創作,自己一手管理 studio和做品牌,高峰時得到機會卻不懂珍惜 準備,Sing說:「以前作品曝光率高,也有不 少明星借衫,如Angelababy、阿Sa和Joey, 明星效應下反應很理想。我相信『設計』,在 studio工作不難避免要抬布剪布畫紙樣,但現時的教育制度下培養的都是『啤』出來的學生,問他夢想就答你『做吓手作仔』,但他可是理工時裝系畢業!唔捱得已是後話,這的確為我帶來很大衝擊;以前畢業渴望開studio是因為 喜歡揸鉸剪多過滑鼠,現實原來不是這樣。畢業後,我在Sin Sin Gallery工作,師父鬧你是袋錢入你袋,因此我也是採用這種模式工作, 原來今天已不管用。成立品牌差不多十年,我會好老套的說『失敗乃成功之母』吧,今天的我 放棄了很多堅持。」

 

做不觸及潮流的品牌而要大眾理解,沒有實體店又沒有明星支持,在香港的確不容易,這次也許是一個轉機,讓大家重新認識 Sing Lo和Plotz,他說:「重複做一樣的事情, 別 人是會容易認識你,然而藝術是需要投資和 unknown的事情。香港設計師普遍只有爆炸 力而無持久力,成功的是應該有『持久的爆炸力』,基礎一定要打得好,這是我要努力做到的事。」

 

沒有為作品做宣傳,其實Sing Lo也有恆常地推出女裝系列,2017年秋冬系列以 “Wrap"為題,為作品加入打結元素。

 

 

text/ Chan Kay

 

攝影:周耀恩

 

部分圖片由品牌提供

 

 

 

 

 

 

 

 

 

 

 

 

 

 

 

 

TOP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