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alma Kadir

畢業於Central Saint Martins,時裝設計師一名,現居倫敦。
自以為被「藝術與設計」救了一命,從此過着創作生涯,專心研究creative living。

Salma Kadir:Burberry 的時裝遊樂場

 
好食,新奇又好玩,近期就只有Burberry 可以一次過滿足我三個願望。Burberry 最新一季遷入了Old Sessions House ---這座於1779年落成的大法院。以大法院為背景,今次Burberry 時裝與藝術Pop up 以” Here we are”為題,開放給大眾欣賞。踏進法院正門,水晶大堂側面就是Thomas’s Cafe 與Claire De Rouen 書店,從攝影、建築、室內設計、美食、現場音樂、裝置藝術,當然少不了時裝,大談英式生活。最令我驚艷的,是每間房間各式其式,解構風的彩色牆壁和不同主題的裝置藝術,彷彿就如同期Darren Aronofsky 電影《Mother !》, 把超現實美學與觀感擺在公眾面前。
英式生活 
創作總監Christopher Bailey以英式生活作為今次系列與展覽的大前提,他重點運用了不同時代和風格的英國攝影作品,讓觀眾可以從不同歴史/背景/文化/階級和團體,窺探出各自各精采的英式生活。攝影作品包括我自己最喜歡、充滿黑色幽默的Martin Parr,也有唯美派的Brain Griffin 等⋯⋯無論什麼派系,作品背後的真、善、美,儼然成為了Christopher Bailey的創作平衡時空,讓他的英式元素在9月份London Fashion Week表現得淋漓盡至,盡顯無遺。我相信這次最驚喜的”時裝”合作就是在11號房間名為 September 16th , Gosha Rubchinskiy X Burberry的攝影習作。
Bailey 的Pop up癮
說到底,其實今次已是Burberry 第三次大型Pop Up event,雖然每次主題都環繞英式,但他也找來不同角度大談英倫故事,及其作品背後靈感。自從去年9月London Fashion Week 開始,當時在Soho 市中心地帶的Marker House 發動了第一次Pop up ,當季系列靈感來自英國作家Virginia Woolf著作《Orlando》。“The New Craftmenship” 為重點創作概念。通過展覽帶出英式工藝與手作藝術,除了展覧以外,Burberry也舉行了不少工作坊給大眾一嘗手作之味。另外當時Burberry亦史無前例主打”see now , buy now “概念,把當季系列在時裝周同步發售, 打破了luxury high end fashion 要等上6個月才上架,和季節性的時裝”遊戲”和傳統,因此受到不少時裝界的強烈批評。
人性是創作根源
今年2月期間,Burberry 發起了第二次pop up ,地點亦留在Marker House,那次他們與英國雕塑大師Henry Moore的 「Henry Moore’s Foundation 40周年」合作,展出超過40件Henry Moore雕塑,以及畫作、模型等。
Christopher Bailey 認為,Moore用抽象方式反映女性身體的藝術風格,與他對時裝概念非常相似,彷彿他在時裝天橋上與Moore對話,將Moore的雕塑概念融合在自己的系列裏面,例如他用布料改變了女性身體的視覺比例。話雖如此,Bailey卻了解到此時裝哲學未必能迎合所有Burberry迷,也不是大部分觀眾的那杯茶,但他明言“活在此時此刻的世界模式,好像是做真心相信的事情的好時機”。
“ The way the world is at the moment , it feels like a good time to do something you truly believe in. ” — Christopher Bailey
Burberry 和Christopher Bailey 的時裝態度和心腸,不但令到Burberry 這有點疲倦的品牌形象,再次成為時裝界焦點,憑着各個Pop Up 展覽與工作坊,令大眾走出科技、電子的虛擬世界,再次親歷其境,嘗試與各工藝師交流和接觸,拉近人與人之間的距離。Burberry 的展覽不只談時裝,它也泛起了漣漪,不論你是時裝精、文化藝術人、手作王、或是多媒體人,走在一起,擦身而過,惺惺相惜,在同一屋簷下互相影響,激發各種創作靈感,喚起了人類創作的思考根源和生機。
BY David Wong
BY 馬如風
BLOG , PEOPLE & LIFE

TOP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