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aria Grazia Chiuri:每個人都有不同的夢想,我要做的是去回應當代女人的需要。〡人物專訪

 

「現今的女人去買一件東西,基於品牌背後的價值及其傳遞的信息。你可能找到相似的手工或款式,但你找不到相同的理念。」這是創作總監Maria Grazia Chiuri對當代女性時裝界的看法。


 

Maria以自己女性角度出發,思考女性:「我以時裝來表達自己的態度,不同時代的女人需要不同的東西。」
她一頭金色短髮,總是穿非黑即白的衣服,頸項和雙手都戴滿各式各樣的飾物,屬於個性型的女強人形象,在她心中的Dior Woman會有着怎樣的夢想?「每個人都有不同的夢想,我要做的是去回應當代女人的需要。」Maria強調,品牌的最深刻意義有兩個:第一是女性主義,第二是bar jacket。

 

除了創辦人,她對以往五位設計總監也予以高度評價:「Christian Dior、Saint Laurent和Gianfranco Ferré偏向以傳統、實用性及可穿性的方向去設計;而John Galliano從非常戲劇性的角度去統領時裝;Raf Simons自然是對簡約現代主義有所呈獻。至於我呢?我將自己的『個人身份』呈現出來,表達永恆,繼承經典,夢幻與實用兼備。」
她的身份既是品牌創作總監,同時也是兩個孩子的母親,平日在巴黎工作,周五晚飛回羅馬與家人相聚。她是一個事業心重,但家庭心更重的現代女性。她編織的夢,不會太夢幻,從創辦人及過去的創作總監中汲取靈感,結合品牌風格的起源、女性主義、現代精神與自由,進行革命性的改變,既接受archives為設計基礎:「身為女人而為女人設計衣服的時候,不但要追求它好不好看,也要追求好不好穿,當代有要求的女性,不會只因為好看便買一件衣服,更講求的是背後傳遞的理念和信息,這才是時裝的價值。」

 

(左)在現任創作總監Maria的帶領下,品牌着力回應當代女人需要,打造出年輕、自主、隨意的女性形象;(右)2017春夏高訂系列手稿。


她以自己女性角度出發,思考女性,想法更實在:「我以時裝來表達自己的態度,不同時代的女人需要不同的東西,1947年的女人與今時今日的女人,所渴望的美麗也會不同,目前我的需要是反映我自己,我身邊有很多女性,我的女兒、朋友,她們都是女人,所以我非常了解女人。女人是隨時間而改變的,現代的女人需要自由、獨特性、個人化、型格、自信,我女兒一代的年輕女性對自我認知的層面上,比我的那一代要清晰得多,過去的女人很被動,現在的女性自主自由,機會多。」
她上任後的首個,2017春夏系列有件矚目的T恤印着"We should all be feminists"的口號,這句口號出自尼日利亞作 Chimamanda Ngozi Adichie於2013年發表題為《We should all be feminists》的演講及同名著作。Maria可會是一個女權運動的火熱分子?

 


「我只是以普遍性的角度去講,並非特定關心某一個國家。」她也從劍擊精神引發靈感:女人不必使用暴力去防衞,只要輕輕點一下對方的心臟便是致勝之道了。


到了2017秋冬系列,Maria比首季更勇往直前地忠於自己,她以清一色獨特的藍調去表現女性精神,何以是藍調呢?「我喜歡黑色,Dior先生非常鍾情藍色,而他說過這兩種顏色都擁有同樣的重要性。」而Maria認為Ready-to-wear是在於呈現當下的一刻,變幻快速,新鮮感十足;但Haute Couture是一種永恆的經典,在人生重要的時刻,可以打扮得夢幻一點。
她經常從生活中保持好奇心,因此她經常開放地學習和觀察,哪怕她現已成為一個知名的設計總監,她還是時常對世界充滿好奇。「在我的年代,沒有互聯網,找資料也很困難;現在靠着互聯網,生活和工作更方便。」在訪問中,Maria給我的感覺是一個很年輕、思想開放的女人,但同時她散發着作為意大利人的自豪感,當我問及她有否掛念自己的年少時代,她竟然輕鬆地說:「一點也沒有!」這令我頗感意外,她懷着瀟灑向前走、毫無顧慮的心,輕省,自由,就像她設計的裙子一樣飄逸。

 

Text/ Jiff Chung

TOP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