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ois Leung:我见过Marc Jacobs!我真系见过Marc Jacobs!

 

他,一如照片般分毫不差的出现在我眼前。白恤衫、西裤、Stan Smith白波鞋,一头油亮整齐的头发,抽着烟的Marc Jacobs跟我打了个招呼然后说:“待我抽完这支烟才可开始访问好吗?”

 

Marc Jacobs Showroom & Offices: New York, NY, 2009

 

当然可以,Marc Jacobs的办公室很大,色调很冷,全是龬材质料的枱和椅。这个称霸90年代的传奇时装设计师就是不安于室,他爱所有超出想像的行径。Marc哥笑说某季于纽约店举行预览,时间到了还看不到Anna Wintour驾临,后来知道她正跟Marc Jacobs品牌高层在不远处的Mercer Hotel倾谈,他便“斥起条筋”带着数十个模特儿从店子巡行到酒店找Wintour姐。

 

Diana Vreeland

 

这个传奇缔造了一代high-low混搭,时装与艺术、设计师利用社交媒体自我宣传、不避讳穿其他品牌服装的潮流盛世,还率先捧红第一代KOL Bryan Boy,推出以他命名的手袋。Marc Jacobs迷恋Drag Queen,认为这种跨性别的表演艺术可塑性大、创意满满,给他不绝的灵感;他爱时装传奇女王Diana Vreeland,因为她的名句“Why don’t you?”是创意工业业者的当头棒喝。访问中Marc Jacobs表示了对Marc Jacobs Beauty的竉爱,因为:“团队点子很多,创意无限。”

 

Marc Jacobs Beauty: New York, NY, 2013

 

 

就在那趟纽约之旅,我见识了Marc Jacobs Beauty的厉害。为了Decadence香水的推出,他们在某个旧城区的一栋破旧楼宇举行的派对,(注:地址是隐满着来宾的,而大会也规定不能拍照和上载网络平台,据称当日更预备了封闭手机镜头的贴纸。整个活动到今天仍是个谜)楼下核对guest list的是一个drag queen和一个侏儒,上了楼梯经过放了几部烂洗衣机的残破洗衣房,推开隔邻的布幕,我看见的是一间翻新了,布置得像50、60年代红磨坊式的剧院,灿烂的巨型吊灯、丝绒沙发、偌大的金鱼缸,穿上戏服的待应拿着盛满香烟、酒和鱼子酱的盘子四围走,加上奇型怪状的杂耍式表演(用锯奏音乐、栋笃笑、drag queen show和魔术等等),参与者都瞬间迷失在这个奇幻、超现实的异国空间中。

 

派对后我回到Marc Jacobs最爱的Mercer Hotel,啃着品牌每天都会补给的“肥到死”冬甩,心想试问有那个品牌会要你“堕落”至此?但他是Marc Jacobs啊!从来不怕“惊人”的传奇人物,也就是我们所爱的。

TOP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