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ois Leung:我見過Marc Jacobs!我真係見過Marc Jacobs!

 

他,一如照片般分毫不差的出現在我眼前。白恤衫、西褲、Stan Smith白波鞋,一頭油亮整齊的頭髮,抽着煙的Marc Jacobs跟我打了個招呼然後說:「待我抽完這支煙才可開始訪問好嗎?」

 

Marc Jacobs Showroom & Offices: New York, NY, 2009

 

當然可以,Marc Jacobs的辦公室很大,色調很冷,全是龬材質料的枱和椅。這個稱霸90年代的傳奇時裝設計師就是不安於室,他愛所有超出想像的行徑。Marc哥笑說某季於紐約店舉行預覽,時間到了還看不到Anna Wintour駕臨,後來知道她正跟Marc Jacobs品牌高層在不遠處的Mercer Hotel傾談,他便「斥起條筋」帶着數十個模特兒從店子巡行到酒店找Wintour姐。

 

Diana Vreeland

 

這個傳奇締造了一代high-low混搭,時裝與藝術、設計師利用社交媒體自我宣傳、不避諱穿其他品牌服裝的潮流盛世,還率先捧紅第一代KOL Bryan Boy,推出以他命名的手袋。Marc Jacobs迷戀Drag Queen,認為這種跨性別的表演藝術可塑性大、創意滿滿,給他不絕的靈感;他愛時裝傳奇女王Diana Vreeland,因為她的名句「Why don’t you?」是創意工業業者的當頭棒喝。訪問中Marc Jacobs表示了對Marc Jacobs Beauty的竉愛,因為:「團隊點子很多,創意無限。」

 

Marc Jacobs Beauty: New York, NY, 2013

 

 

就在那趟紐約之旅,我見識了Marc Jacobs Beauty的厲害。為了Decadence香水的推出,他們在某個舊城區的一棟破舊樓宇舉行的派對,(註:地址是隱滿着來賓的,而大會也規定不能拍照和上載網絡平台,據稱當日更預備了封閉手機鏡頭的貼紙。整個活動到今天仍是個謎)樓下核對guest list的是一個drag queen和一個侏儒,上了樓梯經過放了幾部爛洗衣機的殘破洗衣房,推開隔鄰的布幕,我看見的是一間翻新了,布置得像50、60年代紅磨坊式的劇院,燦爛的巨型吊燈、絲絨沙發、偌大的金魚缸,穿上戲服的待應拿着盛滿香煙、酒和魚子醬的盤子四圍走,加上奇型怪狀的雜耍式表演(用鋸奏音樂、棟篤笑、drag queen show和魔術等等),參與者都瞬間迷失在這個奇幻、超現實的異國空間中。

 

派對後我回到Marc Jacobs最愛的Mercer Hotel,啃着品牌每天都會補給的「肥到死」冬甩,心想試問有那個品牌會要你「墮落」至此?但他是Marc Jacobs啊!從來不怕「驚人」的傳奇人物,也就是我們所愛的。

TOP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