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anvin新設計師Olivier Lapidus:我沒有說過要把Lanvin變成法國版MK

 

曾於1985-1986年擔任Balmain Homme的創作總監,然後成為巴黎Hotel Felicien的室內設計師,Olivier Lapidus又建立個人高訂品牌,最終落戶Lanvin,他笑說不做時裝的話會做與科技有關的產品設計。

 

7月期間Lanvin宣布Olivier Lapidus成為新的藝術總監,《Business of Fashion》立即出文指Olivier Lapidus希望將Lanvin發展成「法國版的Michael Kors」,這番言論一出引起時裝界嘩然。品牌2018春夏時裝騷結束後數天,筆者有機會與Olivier會面,當然不會錯過機會問個究竟,「我沒有說過要把Lanvin變成法國版的Michael Kors,我不知道《BOF》為何要這樣說,這真的令人遺憾,是一個大話。這是垃圾新聞,或許我應該起訴他們。《BOF》的潛台詞是Michael Kors做廉價的東西?我很尊重Michael Kors,我非常喜歡他,他是很成功的。」Olivier淡淡然地說。

 

New Lanvin:Lifestyle & Digital

 

Olivier與品牌老闆王效蘭識於微時,三十三年前於台北認識王女士,當年曾經駐守北京數年時間的Olivier因為工作關係要穿梭台灣、上海和香港。這位幽默的設計師笑說,「你還未出生吧!6月時Madame Wang打電話給我,邀請我加入Lanvin。7月6日是Jeanne Lanvin的死忌,我母親的名字是Jeanne,一切都是緣份吧。Madame Wang找我時,我正忙於準備我的高級訂製系列,我愛我的公司,但她提議:將法國最古老的時裝屋與最新的技術聯繫起來是很好的(Olivier擁有首個網絡高級訂製服裝店Creation Olivier Lapidus),這是他們找我的其中一個原因。我愛我的國家,我喜歡工藝,我喜歡時裝歷史,所以我答應這份工作。」筆者說接手品牌藝術總監這個職務是非一般的挑戰,Olivier回答說他是個fighter,他生於時裝世家,對他來說這是一個不可推卻的邀請。

 

對於這位新藝術總監的方向,他希望把Lanvin打造成一個生活品牌。「Lifestyle這個字由Jeanne Lanvin於1922年提出。 我們不只賣時尚,而是圍繞時尚生活。我希望兩三年後建立化妝品系列,然後是裝飾等等。」

 

 

 

 

其實設計師的首個系列有很多剪裁上的心思和細節,但在天橋上難以發現。

 

42 Days to Make the Collection

 

Olivier為Lanvin做的首個系列好壞參半,當然人是喜歡比較的。「我一共用了四十二天的時間去做首個系列,生產約用了十五天。這是一個奇蹟!這是不可能的!在中國卻不難做到。」了解國情的設計師繼續發揮搞笑本色。「8月時公司只剩下我一個人和我的電腦(歐洲人會放暑假),沒有助手。我翻查archive和到博物館,嘗試取得到一些信息:袖子、剪裁、物料,印花等。我用“LANVIN”字母設計師新的印花,用於連身裙上;“JL”變成手袋上的裝飾,以紀念Jeanne Lanvin。」該系列主要用上黑色,Olivier說因為時間緊迫,他不能找對顏色,但他笑說我可以用這樣的解釋,「Jeanne Lanvin認為黑色是最美的顏色。」大廳內又再次笑聲陣陣。系列中筆者印象最深刻是一件紅色的大衣(亦是Olivier最喜歡的設計),因為這令我想到品牌logo Jeanne Lanvin都穿的。一向走高貴路線的Lanvin今季有street style感覺的手袋, Olivier希望藉着不同的設計吸引不同年齡的女士們。

 

系列中筆者印象最深刻是一件紅色的大衣(亦是Olivier最喜歡的設計),因為這令我想到品牌logo Jeanne Lanvin所穿的。

 

 

Text/ Crystal Yung

Photo/ Ki Leung

 


 

TOP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