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Vernie Yeung:現在稀奇古怪現象瞬間即現在手機屏幕上,大家一早見怪不怪而已…

 

 

 

找 Vernie Yeung(楊龍澄)來答這個問題,筆者自己想當然地覺得是適合的。 Vernie 在廣告界早有名氣,15 歲時移居倫敦,在聖馬丁唸書還未畢業,已給大導 Ridley Scott 旗下製作公司 RSA 相中,為樂 隊 Faultline 單 曲《Biting Tongues》製作MV,此後廣告及MV 作品不斷,而且製作單位及藝人名單也深具分量,好像 Kylie Minogue、 陳 奕 迅、 陳 冠 希、Diesel、I.T 等等。今年 Vernie 終於踏進電影門檻,完成首部劇情長片,正在後期製作階段,片名及發行日期仍未落實。

 

「這是我首部劇情片,雖然是比想像中遲出現,但總算啱時候,之前一直覺得自己未 ready,拍戲要兼顧很多東西嘛。以前拍 MV及廣告學到的,儲儲埋埋的實戰經驗,今次就大派用場,除了劇本,美 術、造型等我都一手包辦,我認係有少少control freak,習慣很多事情都攬上身自己處理。」

 

為 Citibank I.T 拍的廣告片,當年取了多個廣告獎項。

 

 

作為資深廣告及 MV導演,合作的都是走在潮流尖端的藝人,對時裝也有涉獵,曾經跟陳冠希一齊改裝一件 Hood By Air 軍 褸,於 SHOWstudio 發售。 問 Vernie 覺不覺得,時裝跟電影相輔相成的經典很難再現,他的反應很叫人莞爾。

 

 

「我唔覺得時裝在退步當中,因為資訊方便了很多,所有東西都很易得到,以前要進戲院才看得到大明星柯德莉夏萍著 Givenchy;今日在電影中看到的衫,知道是什麼牌子,上網即刻訂到,係資訊科技的問題,與創作無關。

 

 

「人類就是得兩手兩腳吧,剪裁離不開這些,但我並唔覺得缺少奇特東西,反而多得很,例如一個人穿得很誇張,即刻有 200萬人轉載,以前物以罕為貴,現在資訊科技這麼發達,什麼稀奇古怪現象瞬間即現在眾人手機屏幕上,是大家見怪不怪 而已。」

 

為竇靖童的《It’s not a crime, it’s just what we do》拍 MV,這也是電影《七月與安生》主題曲。

 

近年 fashion film 的興起,跟 millennial 一 代只愛看影像,甚至連不懂郁的攝影也捨棄,造就時裝短片蓬勃; 那 fashion film 到底是fashion還是film?抑或更甚,只是廣告?就算是廣告,出色的廣告也有自足的藝術價值?

 

 

面對一連串問題,Vernie 答來輕描淡寫。「就好像廣告或MV般,這只是一個名稱、 一個類別,正如奧斯卡也有紀錄片類別,難道紀錄片的重要性要比劇情片低嗎?其實只要是出色的作品,無論是一幅畫、到時裝、到電影,能引發思考,都值得追捧。

 

 

「現在時裝人仍有參與電影,只是多了造型設計師這個崗位,時裝設計師便不用親自參與電影製作。我拍過一套有李燦森演出的短片,他飾演土豪,我便給他著McQueen,再給他戴上一個 Comme 的皇冠,根本有現成適合的衣服,就不用刻意造新的了。Vetements 最新一季好像一套戲,搭了一程地鐵,拍了 30 個人,這 30 個模特兒基本上已是一套戲,什麼型格都有齊。那到底是電影啟發了他,還是他啟發了我們?」

 

text/Yumi Ng

photography/Vincent Wong(訪問)

TOP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