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ngus Tsui :當想像力能對世界作出一點改變,便是時裝設計最有趣的地方

 

 

時裝與弱勢社羣,本已是風馬牛不相及的兩個世界,若要有關連,通常只是時裝義賣、捐錢之類,若說弱勢社羣能在時裝界出一分力,好像連聽都未聽過,真的沒想到,原來只要有smart idea,好點子,好創意,兩者可以互為吸引、甚至共同前進!徐逸昇為聖雅各福群會升級再造中心的駐場時裝設計師,運用時裝創意,有效利用復康人士的才能和生產力來為大企業服務,將國泰航空一批舊制服,升級再造為利是封兼多用途袋飾,結連時裝與社區,共享資源及技術。

 

一份使命感  一份快樂

 

目前除了經營同名品牌,推出時尚的時裝系列,亦與設計師Ayumi Kwan合作推出ASTRA Tailoring服裝訂製品牌,精心搜羅古董布料及紡織回收物料,自家出品獨特彩繪圖案布料,現代藝術味道甚濃。難以想像這樣着重潮流風格的設計師,竟然在事業開展的搏殺期就如此熱心公益事務,到底他抱着怎樣的心態?

 

「早在我就讀HKDI時,學校已與這裏的中心有聯繫,我試過用一些廢置的T恤做飾物;2015年我去了英國跟隨升級再造大師Orsola de Castro學習,回港後便來了這個升級再造中心開展我的事業,因為我深深明白到可持續發展時裝背後的理念就是一份社會責任,由生產、製作到買賣都必須有這種理念在當中,當我在這裏與他們共同工作,我覺得更富教育意義。」他提及製衣工廠通常在第三世界國家,工人常有不公待遇,有些工時過長,非人生活,無法照顧自己的孩子,甚至工廠竟然是危樓並倒塌下來連生命也失去……這一切都令他感到時裝的生產必須公平:「雖然香港的情況不是這樣嚴峻,但也有很多人需要我們幫助,只要我將一些技巧及知識傳授他們,通過每一次合作,他們便學懂多一種技能,增加競爭力,令他們將來能夠公開就業,他們也會因此而更有自信及滿足感。」他很有體恤弱勢社羣的心思:「這種形式其實就是以前的庇護工場,但一般人覺得他們只會做入信、入餐具這些沉悶又刻板的工作,其實他們當中各有不同才能,有些特別有天份做手作,或是車衣,若能安排他們發揮所長,他們便能提升自己的價值。」

 

 

在徐逸昇與復康人士的合作企劃中,並非單向地由設計師幫助他們,事實上徐逸昇從中也獲得很大的滿足感:「之前接過H&M的project ,也會讓他們生產及製作,我只要將工序分得清楚及簡單,他們也可以做得很好,甚至比一般人更專注。雖然這樣的生產成本較國內的廠為高,但當中的意義很重要,升級再造本已是環保而有意義的,若能生產的團隊也是來自社會中有需要的一羣,我覺得這種合作更有雙重意義。」

 

真正祝福人的利是封

 

他想好了設計後,特別將人手生產的工序交給聖雅各福群會的復康人士代勞,他們是社會上一羣有生產力的羣體,所欠缺的只是社會的接納和機會,因此整個合作除了令這批舊制服再生、免卻浪費之餘,又能同時關懷社區的需要。

 

 

 

過度消費與棄置固然是一個問題,但很多人也沒有注意到,更大的問題是企業的舊制服,一年到晚人事更迭需添置新制服,加上服務員一整天工作易令制服勞損,為了保持公司整潔專業的形象,很快又要換新制服。可惜基於保安的理由,一般公司難以將之捐給回收商,結果迫於無奈只有將之銷毀。國泰航空公司為了令一批制服有機會以再生形象示人,花了好幾年時間在尋找合適的做法,終於今年找來徐逸昇,將數千套制服升級再造為一萬三千多個獨特的利是封,「企業制服跟快速時裝最大的分別,在於制服的質素通常比快速時裝好,例如這間航空公司的制服含有很高的羊毛成成,既保暖又富有彈性,升級再造的可能性很高。」他說。

 

利是封的設計簡約,當中保留了制服的標誌性細節,例如利是封上有制服領口位的形狀、胸褶及腰褶位,因此每個利是封都是獨一無二的,也看得出心思和細節。」每套舊制服大約可做到三至四個利是封,他為了用盡每一套舊制服的每一個細節,連制服的lining都不放過,成為了利是封的lining,可能你會問:為何利是封需要lining呢?對了,事實上利是封也是高棄置東西之一,因此他早在設計上動了手腳:「這些利是封在新年後,可用來做多用途小袋,例如它的尺寸剛好放得入旅行護照及登機證,也可以當眼鏡袋或電話袋,一物多用。正如我剛才提及,它的物料很優質,耐用又富彈性,因此做多用途小袋是十分合適的。」  利是封上的中國結也是由制服裁出來製成的,也呼應了新年的主題,帶有吉祥之意,叫人感到溫暖和窩心。整個利是封物料百分百來自舊制服,完全無添加新物料,可謂物盡其用。

 

text/ Jiff Chung

 

攝影:劉玉梅

TOP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