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血汗工廠以外︰製衣業污染迫在人類眉睫,紀錄片RiverBlue呼喚改變

 

有一次飯局上,有朋友問筆者覺得時裝工業最大的問題(problem)是什麼。我認為基本上只有兩個,其一是血汗工廠,其二是環境污染。其中又以污染較令人煩惱,因為血汗工廠畢竟是可以較短時候內以人為政策改變的,但污染可能是無法挽回的。近日一部名為《RiverBlue》的紀錄片上映,再次印證時尚的污染問題正在危害地球,以及在地球上居住的人類。

 

 

2013年孟加拉Rana Plaza工廠倒塌事件讓世人意外到低成本衣服背後的人命代價,但因製衣工業造成的污染問題卻不容易被生活在城市的人察覺。當然,我們都隱約發現近年的氣候轉變和暖化帶來的極端天氣。其實,我們不單會因為買一件衫令一個工人受害,更可能污染了一條河流,或令地球氣溫改變。

 

 

導演Mark Angelo希望通過《RiverBlue》提醒世人,製衣業的污染問題不容忽視。Angelo在中國、印度、孟加拉、贊比亞、英國及美國等地的河流取水作檢驗,愈多製衣廠的地區水污染便愈嚴重。染整過程帶來的有毒染料中含有重金屬,在一些沒有嚴格規管的國家,工廠直接排放到河流。紀錄片訪問了各地保育人士,以及拍攝當地的河流惡劣情況,嘗試把時裝工業和人類動脈病患兩者因果關係突出。除了對人類健康造成危害,更只接的是對當地的野生生態。位於孟加拉的Buriganga River,由於附近製衣工廠的排放,已經沒有動物能夠在河中生存。

 

 

更令人悲哀的是,有當地居民把河流中的死魚帶回家給家人食用,或轉售圖利。在印度另一處,有製革工廠排放污水到Ganges river,而Ganges river的水將被用在灌溉農作物,到最後會從食物鏈傳到人類口中。因果循環,到最後,製衣的污染也會回到人類身上。雖然,那可能暫時不是你和我。導演Angelo還深入中國的癌症村和孟加拉一些失去嗅覺的兒童村落,說明一個現象︰受製衣工業之害的,往往不是富裕的消費者,而是本身已經被經濟剝削的第三世界下層製造者。

 

環保時裝設計師Nicole Bridger在片中再強調,如果所有人都像北美地區的人生活消費,8個地球都不夠。製衣業是數一數二污染嚴重的工業,資訊科技令潮流更新更快更密,人類的物慾提升到前所未有的高度,但是地球(暫時)只有一個。影片中也有一點建議和希望給觀眾︰消費者買少一點可省下金錢、同時有新科技(如ozone machine取代丹寧洗水)可令生產減少污染,更可以減低成本。

 

 

一套紀錄片未必能夠即時改變什麼,但起碼它令更多人意識這個問題。可能一部份人明天繼續買買買,但也有可能有一些人停下來,帶來一點轉變。如李澤厚所言,歷史總在悲劇中前行,明天未必會更好,但肯定會改變。《RiverBlue》於11月19日在全球20個城市上映,11月27日在iTunes上畫,詳情可留意︰http://riverbluethemovie.eco/global-theatrical-release/

 

source: fashionista


text / Christopher Lai

TOP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