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超模Reunion後開腔 Cindy Crawford:如果要回到生命中的一個時刻,那將會是Versace…

 


何謂頂尖品牌?是否街知巷聞、穩定收支就了事?只嫌這些太基本了。個人認為,頂尖品牌的旗下出品不但要出色過人,更在軟/硬實力方面亦應成為行內榜樣。看似抽象,但親身到妨了Omega在巴黎舉辦的《Her Time》展覽後,才發現原來心思精密多一點,理念堅持多一分,團隊上下邁向同一目標,效果自不然就讓人驚嘆了。

 

眾所周知,Omega第28度擔任奧運會大會指定計時。奧運計算賽果的方法大多以時間作為單位,對指定計時的要求當然嚴謹。但是,在科技日新月異的影響下,原來手機、Wifi等等的訊號都會影響了秒針分針的準繩度。所以,Omega研發出一種防磁技術,大至奧運時計、小至手上腕錶,均不會受到訊號干擾,繼而影響了時間的精確程度。

 

或許你會問,時間差一分一秒又如何呢?奧運選手、世界紀錄講求精確的時間計算,但平民如我們又何須要求那麼準確?情況就如你重視內衣質素般,有些東西不單講求實用,還是complete yourself的一個媒介。有人視時間為單位,亦有把時間作為人類進化的一個旁觀者。好像Omega是次在巴黎舉辦的《Her Time》展覽,展出了品牌女裝腕錶的設計歷史,藉此講述了不同年代的社會風氣。途中更公布為Omega擔任代言人達22年的Cindy Crawford的女兒Kaia Gerber與兒子Presley Gerber為品牌新任的代言人,有如傳宗接代,「時間」一詞便顯得更玄了。

 

在Hertime展覽開幕前,Cindy Crawford更與一眾記者分享她的"her time" moments:

 

早前,你為米蘭時裝周的Versace復出走騷。過程享受嗎?

 

能夠再度為Versace行騷,其實是一份榮譽。除了紀念 Gianni Versace離世20周年,同時向Donatella致敬。因為,Versace對我來說很重要。當我還是一名模特兒時,我經常與Gianni Versace共事,為他行catwalk,當時有George Michael的音樂,後台則有我、Christy 、 Linda 與 Naomi。今回為Versace再度行騷時,品牌重塑了這個場面,讓我與很多人重新連繫了。尤其我的女兒Kaia Gerber都是該時裝騷的模特兒之一。所以,我覺得這是一個很特別的經驗。

但是我並非有意重回我的catwalk生涯。雖然我很喜歡catwalk,但我的生活已轉變了。突然重操故業是有趣的,但我不會再行騷了。


對於子女們踏入模特兒行業,你有什麼建議嗎?

 

我當然對我的子女有很多不同的建議。若然談及modelling,我認為這是他們的職業,所以我會強調,他們應該好好視它為一種「職業」,並兼準時和專業的工作態度,例如不要在等待工作時,玩手機打發時間。反而嘗試與髮型師、化妝師、攝影師溝通。不然,便會錯過了很多寶貴的經歷。

談到「如何當一位模特兒」,我認為他們需要自己摸索,沒有確實「教導」的方法。他們早已習慣被鎂光燈包圍,而我丈夫又是一位優秀的攝影師。所以我女兒自小就喜歡玩"photoshoot"的遊戲,我會為她和她的朋友選衣服、化妝、整頭。我發現她很享受整個過程,因此,我只會給她行貓步的建議。我告訴她,很多模特兒的catwalk都像機械人般,缺乏個人色彩。我會鼓勵她走貓步時不妨多加一點「性格」,嘗試利用眼神表達"Who are you"。

就好像她首場時裝騷(Alexander Wang),人們留意到她了。因為觀眾想看多點有個性的模特兒,想知道「這女孩是誰?」;單純表達穿上該設計師服飾後的感覺,到底你有多喜歡你穿的服飾?你能夠說服觀眾買下你穿的衣服嗎?

 

這就是走貓步的重點了。所以我常常鼓勵她找出專屬自己的catwalk,不要當個一式一樣的模特兒。

 

 


如果你能夠回到生命中的一天,那會是什麼?

 

如果是與職業相關的,我相信那一天會與Versace有關。就如早前在米蘭時裝周重塑的fashion moment,藍本源自1991的一場騷。當時都是播着George Michael的 Freedom的…

其實大多時候,當模特兒不像當歌手。你與其他模特兒一起「同台演出」,不像歌手般有數千萬歌迷的歡呼。在細細的會場「工作」,拍攝雜誌,就算你有支持者,但你未必能「看」得到他們,更莫論是互動吧!

所以,我的模特兒生涯沒有太多特別的感覺。但當我在25年後再次為Versace行騷,我首次感覺到“this is special”!就算身邊的模特兒不是百分百相同的陣容,那首George Michael的歌不是同一版本…在場的是 Donatella 而非Gianni,好像以一種奇怪的方式,重現那一刻。 這25年前後,好像當中沒有時間的存在似的。但,其實中間已隔了一個世紀的四分之一。

 


對於女兒「接捧」,你有何感受?

 

我一早已做足心理準備了。我為她感到高興,我認為如果當初的我,沒有努力地開發自己的生活、擁有自己的職業。我覺得這樣反而會更難。 但我已經轉變了,我不會再行catwalk、不會繼續我的模特兒職業。所以,對我來說,看到她有這個機會,她又愛上這個「機會」,我只會為她感到興奮。

 

text/ 張墨 Daniel Cheung

photo courtesy of OMEGA

 

TOP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