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走過高山低谷:那個讓Marc Jacobs給炒魷的Grunge系列

 

 

The Show that got Marc Jacobs fired.

 

封塵的往事,卻是成就今日Marc Jacobs 傳奇不可或缺的部份。

 

1986年,當年火紅品牌Perry Ellis,設計師本人因愛滋病過身,本來Marc下一個系列,就是給Ellis過目的面試作品。當年盛傳有機會接任創作總監位置的,還有Isaac Mizrahi。

 

跟Marc份屬同窗好友的Tracy Reese憶述,她幫Marc廢寢忘餐地忙着這個系列,有時連屋企也返不了,常常累得伏在紙樣堆中睡着;有一個清晨醒來,她發現Marc在哭,原來,他當時的男友,Robert Boykin也因愛滋病過身了。

 

(左起) Marc Jacobs、Nick Egan、Robert Boykin 及Ellen Kinnally 攝於1985的NY TALK。

 

 

1988年,Marc順利登上Perry Ellis創作總監一職,連同他一起的,有Reese及他多年生意拍檔兼好友Robert Duffy。

 

90年代初期,沒有後生仔不受當年Seattle Sound的影響,具體點來說,就是Nirvana及Kurt Cobain作為表表者的Grunge Movement,Marc聽的是Grunge,看的也是Grunge,1992年,他將當年Corinne Day為《The Face》拍的Kate Moss時裝造像釘在mood board上,同年9月,他在Perry Ellis旗下推出93春夏系列,將街頭的Grunge引上天橋。

 

在系列展出之前數個星期,傳奇樂團Sonic Youth致電Marc,表示希望在他的showroom拍MV,當時Marc 與Kim Gordon未認識,Marc不知Sonic Youth的曲風,而Kim也對Marc Jacobs當時正做著一個Grunge系列一無所知,當時樂隊不想要模特兒,只想找個真人,最後找上了一位在雜誌社實習的女孩,這位就是後來憑藉電影《Kids》(1995) 成為一代IT Girl的Chloë Sevigny,也成就了Sonic Youth一隻經典MV 《Sugar Kane》。

 

 

之前時裝界想都沒想過,街童般的格仔flannel shirt、beanie冷帽、generic的大花傘裙、腳踏Dr. Martens,可以在天橋上出現,連著名時裝評論人Cathy Horyn都接受不了,指“Grunge is anathema to fashion” (Grunge是對時裝的詛咒),而且對一個位處第七大道的時裝品牌來講,以兩蚊美金在二手衫店買到的貨色,雖然質料由粗絨變茄士咩,始終對一般人甚至時裝critic來講,都係難以接受。

 

 

 

 

當年系列展出後,Marc還興高采烈地與一眾超模拍照留念。

 

這場騷在92年11月展出,當時超模Christy Turlington、Helena Christensen、Carla Bruni有份行騷,仍算是新人的Kate Moss更差不多素顏上陣。除了一向鍾愛Marc的Anna Wintour為他護航,媒體差不多一面倒口誅筆伐,《New York Magazine》更大字標題 " Grunge:1992-1993, R.I.P. " 來形容這場騷:「Marc Jacobs 這個Grunge 系列是駱駝上最後一根稲草,忽然間,Bergdorf Goodman賣一件Marc的flannel print的恤衫定價$275美金、一頂羊毛cap去到$175美金,可以想像整個搖滾樂圈對這個情況多深惡痛絕。」

 

 

 

同年Kurt Cobain抱著女兒Frances Bean、穿上一件黑色T恤打着呵久的照片給攝影師拍到,那件T恤上面正印着:「Grunge is Dead」。

 

Kurt前妻Courtney Love憶述:「Marc有送我們這個Grunge系列衣飾,你知道我們怎處置它?一把火燒了。」

 

四個月後,Marc Jacobs給Perry Ellis辭退。多年後Marc 接受《Another Magazine》專訪時憶述,「我不是存心反叛或想做異端,我出發點很純粹,一心只想做些我愛的東西,而我喜歡一些其他人覺得不完美的事物。」

 

TOP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