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用一個廁紙紙筒,四條雪條木棒做French Knitting 衣酷適再生時尚設計冠軍Kate Morris談升級再造

 

Kate Morris參加了本港Redress機構舉行的Eco Chic Design Award比賽,是第一名獎項得主。

 

在可持續發展的時裝領域中,升級再造(Upcycling)的設計很多,可惜理念與實踐之間往往有落差,常見的情況是設計雖好,但無法大量生產,因為升級再造多依靠人手逐件裁剪、改造及升級,未能追及紡織廢料的拋棄速度。因此,當我了解到英國年輕設計師Kate Morris的升級再造設計後,實在很佩服她聰明的想法。罕見地以一種發明於上世紀九十年代的機械輔助生產,速度快,產量高,質素也佳,可見將紡織廢料升級再造的前景及利潤,實在大有可為,前所未有。

 

THE EARTH FRIENDLY CROP FROM ENGLAND

 

年紀輕輕的 Kate Morris來自英國,生於西南部的Somerset,在英國Brighton大學修畢藝術學士學位,完成學業後發現畢生最愛的事情不是藝術,原來是從小到大喜愛的編織嗜好。對編織情有獨鐘並深有研究,她不但擅長手織,更是一名先進的電腦編織員,以精密的計算方式及創新的編織機器設計編織程式,現於英國諾丁漢特倫特大學 ( Nottingham Trent University )進修,今年8月將完成碩士學位,專修時裝編織設計。

 

Kate 致力研究出創新手法,包括升級再造、零廢棄及重新構造這三種技巧,以精密的計算方式及創新的編織機器設計編織程式,將紡織廢料變為新系列。

 

積極主動走進大大小小的紡織回收廠及不同機構,尋找可重用的東西,不止是舊衣物、全新紗線,還有各式各樣未落地的布料、鈕扣、組件等,正好為她提供大量靈感。

 

 

現時仍在學的她,想不到已成立時裝品牌CROP。CROP意指農作物收成,聽起來好像與時裝無關,但事實上針織品與農業大有關連,因為品牌原材料都來自農夫的收成,例如有機棉花、竹、麻、Tencel(天絲纖維)、Modal等等。「我特別挑選碳排放量較少、化學品較少、用水較少的植物物料,CROP使用的棉花擁有GOTS認證的有機棉,天絲纖維是商標纖維,原料是純植物纖維,以木漿為原料經溶劑紡絲的方法生產,製作這些木漿的原料木材必須來自森林標準委員會認可管理的森林,對環境傷害很少,可被生物分解,理念也以關顧大自然、保護地球為重點,希望做出具有包容性、持久力的時裝。」她抱着對針織的熱愛,打破了針織品只在秋冬售賣的慣例,造出四季皆宜的輕巧針織品,為新一代的時裝愛好者而設。在選用不同的原材料前,Kate也會考慮衣物被棄置後可以怎樣被回收再造,因此可生物降解的材料是首先被選擇的,同時CROP品牌選擇用所有成分都屬於純素物料、無動物足迹,因此連羊毛都不被考慮之列,真正愛地球、愛動物的純素品牌。

 

TALENTED KNITWEAR STAR

 

今年Kate參加了本港Redress機構舉行的Eco Chic Design Award比賽,我與她會面於酒店,訪問當刻還未公布得獎結果,但她的設計已令我有與別不同的感覺,想不到當晚她得了冠軍,也是第一名獎項得主,並在會展的比賽時裝展上展出她的針織作品。是次比賽的評審包括 Orsola de Castro、Johanna Ho等時裝設計師、連卡佛首席品牌官Joanna Gunn等等,得獎系列在連卡佛、希慎廣場展出,Kate得奬後更會為永續時裝品牌BYT打造下一季的系列,並將於連卡佛、紐約Barneys出售 。

 

Kate愛一身簡便的衣服,沒有一般時裝設計師那種刻意的潮流打扮,但一頭棕紅色留海的髮型,不期然散發一種非常忠於自己的氣質。「我不喜歡奢華時裝,實用、舒適和affordable fashion才是我追求的東西,因此我的願望是創造具備功能性而美麗的東西,從而改變人們對快速時尚的態度,對我而言,可持續時裝意味着聯合供應鏈的每個部分,一切始於設計師,我必須作出明智的決定,將對地球及人類的影響至減最低。」Kate致力研究出以創新的手法,包括升級再造、零廢棄及重新構造這三種技巧,創造不同的針織品,並獲比賽冠軍。她將科技與手工製作技巧結合,提高生產效率之餘,也結合了人手編織及勾織,令人感到濃厚人情味,Kate說:「我很喜歡手織,因為我認為教育下一代手織是很重要的,是可持續發展的,也是一門手藝,所以我讓設計的細節以手織完成,手織的吸引之處是令人忍不住想摸一下衣服的質感,跟機織的各有優點。這種人機配搭的做法,我覺得最為兩全其美。」

 

Kate Morris參加Redress機構舉行的Eco Chic Design Award比賽作品

 

Kate直言並不愛浮誇的時尚設計,或許緣於她唸藝術有關,她以六十年代的圖案為靈感,帶有普普藝術風,以食物、Bold Line、幾何圖案為主,大膽而幽默,很有普普藝術風格及味道,最厲害的地方是她以精密的電腦計算及編織出這些有趣的圖案,而不是畫筆畫出來的,但看起來就以為是手繪一樣,一點也不像學生的水平,很有編織的天份。

 

FINDING HER TREASURES

 

Kate Morris除了嚴格挑選純素植物的天絲、有機棉花等原材料,她亦積極主動走進大大小小的紡織回收廠及不同機構,例如英國慈善舊衣回收團體的Traid、意大利著名的紡織紗線廠Filmar,尋找可重用的東西,紗線廠雖然只是營商的,但本着不想浪費的精神,也被Kate的誠意打動,願意捐出用剩的紗線。不止是舊衣物、全新紗線,還有各式各樣未落地的布料、鈕扣、組件等,這些東西本來都是全新的,質地良好,只是款式用不着,但正好為Kate提供大量靈感,因為她的創作理念就是以條狀的物料開始,任何條狀的東西在她手裏經過計算,便能成為美麗的衣服,加上她喜歡混搭不同的顏色,所以雜亂的回收紗線在她手上,也難不倒她,一件圖案衣服至少運用六種顏色,複雜的話可以使用多達三十種顏色,紋理豐富而獨特,非常搶眼。

 

唸藝術出身的她,以手繪草圖開始,再以編織法編出圖案。

 

 

至於回收衣物,Kate會將T恤剪成一條條,再打結綁長,然後以手織方法編織成裙子,領口位會加不同質感的紗線來作層次配搭,物盡其用。「我以這方式創作,是希望鼓勵大眾自己也動手做,只要將家中不要的舊衫,剪成一條條,然後縛起來,也可以變成有趣的新衣,不用凡事都買新的材料,成本也很低。」在別人眼中的垃圾,她卻找到用處,這一切源於她自小珍惜物件,不喜歡浪費的性格。除了不浪費,原來她更希望在機器生產以外,凝聚一小班手織工人,以最低成本、最大創意來完成系列。「持續地教育工人手織技巧,也是可持續發展時裝的理念之一,人與衣服之間的連繫。」

 

KNITTING IS ABOUT CALCULATION

 

在Kate的設計中,最重要的主角是Shima Seiki,這是一部針織品的編織機,通過精密的電腦計算,擬定針和線的走動路徑,從而讓機器代替人手,織出針織品圖案,一般用於常見的鈕繩冷衫,而Kate的突破在於創作富有玩味的pop art 風格,令人沒想過是由一部機器織出來的。「我有這種偏好,可能是因為自己是藝術出身的,因此對圖案很敏感,單是程式計算、圖案設計,也要花好幾個月的時間去想,不過準備好一切之後,機器只需大約一個小時便可織出一件衞衣,相當有效率,成本效益很高,試想想如果材料全部來自用剩的紗線,我這做法可以百分百解決時裝垃圾的問題。」最令我感到新奇的是,這些玩味十足,清潔又光鮮的衣服,我完全不覺得是紡織廢料,就跟時裝店看到沒兩樣。

 

以編織機器編織出整件衣服後,刻意在細節位置加以人手編織豐富衣物的立體感及獨特性,也聚招了一小班喜愛手織的工人群體。

 

大部分的針織衣物,通常依據紙樣將衣服分為不同的面板(panel),然後再縫起來,例如一件衞衣有五個panel,但Kate Morris運用嶄新的紡織編織機,以電腦計算出獨特的針法,以至整件衞衣只有一個panel,可大幅減少縫製所需的紗線,也減省製作時間,同時達至零廢棄設計,意思是不會在生產過程中產生布碎或用剩紗線的廢料。「可持續發展時裝,並不是補救時才去想方法解決,而是由開始設計之初便擬定計劃,如此去想才能真正有效解決時裝的難題。」她解釋着。就是這種對時裝的理解,從原材料的運用出發,輔以精密計算的紡織編織機來織出零廢棄的創新設計,過程中沒有任何要棄掉的設計,只要將前後兩幅紡織布串連起來便成了。

 

為了鼓勵更多人動手編織小物,Kate除了將舊衣物剪出來編織之外,也引用一種法國傳統民間編織手法去創作,「這種French knitting的成本極低 ,只要一個廁紙紙筒,四條雪條木棒,就可以自製成一個簡單編織器,可以編織出色彩豐富的手繩、頸鏈等等,我創作最大的希望是與眾同樂,有能力推動編織文化的普及也令我覺得意義深遠。」

 

 

text/ Jiff Chung

 

攝影/ 周耀恩

 

部分圖片由品牌提供

 

 

TOP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