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年輕刊物市場萎縮,由月刊變季刊的Teen Vogue將成絕嚮

 

圖案來源:T Magazine


本年停掉紙本的新聞不絕於耳,好像上周外地時裝傳媒的熱話,均離不開Condé Nast宣布Teen Vogue停止紙本的消息。繼上周四WWD報道後,T Magazine 隨即拋出其一疑問:Why now, when the brand seemed more in the spotlight than ever?(何解待到雜誌品牌開始為人熟悉後才有此決定?)

 

其實,Condé Nast集團早已宣布把Teen Vogue的紙本縮減成季刊模式。紙本改革一年後,Condé Nast發現雜誌的新模式與其集團逐漸脫軌,故望關閉Teen Vogue的紙本。此決定將削減集團約80個工作崗位,更有傳其總編輯Elaine Welteroth(前Vogue的美容編輯)將會過檔至Glamour取代Cindi Leive的職銜。

 

停掉紙本在網上再續前緣,這方案向來只是借屍還魂且富有自我安慰作用。就如雙親逝世後問米、報夢,流水作業的網上平台永遠比不上實實在在的一本書刊。什麼刊物也好,那好歹是反映了茫茫人海的一小撮人;so called的「年輕刊物」,就如品牌的副線一樣,代表了年輕一族的求知慾、對美追求,更甚是一種年輕文化。繼各大品牌關掉副線,人人自保,集中火力保護當初誕下副線的「母親」,就算Marc by Marc Jacobs辨得多麼好,甚至是成為港人日本必到站的Burberry Black Label,只知道今時今日「辨得不好」不是厄運來源,正如《Teen Vogue》與當時香港的《Yes!》一樣。你相信一切的改動只反映了年代轉變嗎?

 

我相信世上無絕對,你能夠選擇「被動」地退下紙本火線,也能夠「主動」地帶起閱讀風氣。不用偉大得像哈利波特,也至少問問年輕人想知什麼,想看到什麼。在舒服的甲級寫字樓,以高高在上的姿態審視讀者,在這些人眼中的年輕一代也許真的不喜歡看書籍了。到了將來,或許是沒有書籍可看了。但想到世上沒有一本紀載年青人文化的書籍,那實在太可惜了。

 

 

text/ 張墨 Daniel Cheung

資料來源:WWD、Fashionista與T Magazine

 

TOP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