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九十後・愛手作

 

九十後,最老的也有27歲了。這一代年輕人,自小在互聯網下成長,他們的思考模式、營商願景,確實與上一代不盡相同,因着social media的普及,夢想不像上一代人那樣遙不可及,只要有實力,人人也可以開間鋪,不過能堅持下去的,又有幾多人?以下三位九十後,同是首飾手作人,一個是外表很文青、卻自稱是婆婆的女孩,以自創圖案的刺繡大獲好評;一個正職是燒玻璃首飾、副業是教畫班和攝影師的slash毒丁;一個是猶豫不決、尋找人生方向的織繩Janice。雖同是手作人,卻有南轅北轍的風格、價值觀和態度,以致有不同的成績和方向。

 

我是小蓮婆婆

 

@littlelenpopo

Found in 2014

 

網店綽號為小蓮婆婆的Shirley Hung,外貌、年紀一點都不「婆婆」,相反是一位年紀輕輕、漂亮的女生。訪問當天,她穿一件看似vintage的啡色圖案毛衣,內襯一件簡單的jumpsuit,弱不襟風的瘦削身型,眼角眉梢有種茫然的冰冷感,叫人不敢親近,但當開腔的時候,才發覺她一點不冷倣,說話有禮直率,心思單純得叫人意外。為什麼會叫自己做婆婆?「別人說我做事、說話也慢人半拍,小時候吃飯也吃一小時,所以叫我做婆婆。」若要找出她與婆婆的共通點,就是兩者同樣擁有無比的耐,怪不得她的刺繡做得這麼出色。生於1993年的她,現正就讀浸大Visual Art 學系,主修繪畫、攝影,也有金工、陶瓷等相關藝術學科,咦,沒有一科是教刺繡的?

 

Shirley最初接觸刺繡,緣於在2014年中,因見一位同學做刺繡,她便試試看,至今只有短短兩年多的時間,卻有這樣的手藝,加上她沒有怎樣看過書,也沒正式學過,我覺得只有天份兩個字可以解釋。「小時候很喜歡做不織布的手作,所以也懂得拿針穿線,初開始刺繡時,都是邊問朋友邊試着玩,初初只是抱着玩樂心態,以色塊填滿,後來發覺自己的不足,便開始找刺繡書來自學,開始懂得更多技巧。」Shirley刺繡最特別的地方,是她刺出別人不會刺的東西,風格卻與傳統刺繡的主流風格可謂南?北轍,傳統刺繡來來去去不過是花鳥山水,但她的刺繡圖案就像漫畫和油畫,時而幽默、時而溫情、時而孤寂無聲,如此獨特,全因圖案設計也出自她的原創手筆,對本身習畫的她,可謂雙得益彰。

 

 

為何這麼喜歡做手作?是受父母影響嗎?怎料相反,單親家庭的她,與媽媽相依為命,但媽媽忙着工作養家,本身是獨女的她,由工人照顧,閒在家,時間多得花不完,於是她開始想些古靈精怪的念頭自娛,最初以不織布自製鎖匙扣、蛋糕,密密縫,只因一顆單純的心,就是為等媽媽回家一刻的讚美,她與媽媽感情特別要好,她會寫信、畫畫給媽媽,她小時候曾笑說:「要與媽媽結婚!」她的媽媽雖然忙,但一直讓她多嘗試不同的興趣班,以至Shirley選擇這條藝術路向,她的媽媽也大表支持,這也是Shirley的動力所在。

 

最初開始,沒想過會有這麼多人喜歡我的刺繡,也沒想過是一盤生意,特別是筆下的「香蕉人」圖案,很多人也希望我刺在小布袋上,我便買來一部二手衣車,連布袋也是自己縫製,後來開始做刺繡銀包、刺繡耳環及襟章等等。我自覺很幸運,開了IG後,很快就有訂單,最初是我師姐,後來在網上add了很多手作人,擴闊了圈子,有位網上認識的手作人將我介紹給DJ瑪利認識,於是我上了903電台節目,漸漸更多人認識我。正當作品愈趨多元化、251張帖卻有6825位followers(截至25/1/2017),卻做了一個叫人百思不得其解的動作:暫停訂單。可能你跟我一樣,以為小蓮婆婆是一位坐在搖搖椅上、日夜低頭刺繡的婆婆,怎料她說:「我只趁聖誕新年長假不停刺繡接訂單,在上學的日子,我幾乎都不刺繡,所以停訂單,因我不想一邊上學一邊接訂單,上學,放學,便做功課。」作為一個學生,難得有好手藝,又能賺錢,又賺名氣,不是應該全力去做嗎?有人認為我畢業後便可做小蓮婆婆賺錢,但我其實覺得不太可行,因為刺繡花的時間實在太多了,以前試過刺繡太長時間,患上彈弓手,尾指變得僵硬,因長期僵持在某一個手勢,令指頭關節過度疲勞,所以若以刺繡為全職事業,真是不太實際,我也不希望自己由朝到晚都困在家刺繡,怎樣也好,小蓮婆婆只會是兼職。所以我一開首就說,Shirley 一點不像婆婆,她確實小說中的人物,不吃人間煙火,雖不是家宅豐厚,她是一個單純的、沒有太多物質索求的女生,而且她有更遠大的理想,發展自己的藝術創作,因此,她在課堂上、藝術創作上,多添了刺繡這元素,她將刺繡比喻為畫畫:「我覺得刺繡很像畫畫,不過刺繡要想更多,要兼顧針線的方向。最近我便嘗試刺繡一座立體的山,刺繡多是平面的,但我想做一個立體的刺繡山。以前也試過以刺繡做一只龍凰鐲,為的是提出疑問,一般人認為新娘戴得愈多龍凰鐲便愈好褔氣,所以我想以這只刺繡出來的龍凰鐲去問,到底金的價值何在?金能保證祝褔新人嗎?我覺得刺繡本身的價值不一定比金低,刺繡需要的時間、心思、想法和創造力也很多,裙褂上的刺繡本身也是有祝褔的含意。」

 

 

刺繡的價值,在於每一針都有人的熱度,就像織頸巾,刺繡也能溫暖別人。不少客人也會跟我說,很喜歡我的刺繡,客人也會跟我分別他們的故事,曾有一個女生,叫我做一個襟針、一個刺繡袋,她叫我將刺繡袋寄給她的前度男友,襟針就寄給女生,希望可以挽回一段感情,雖然最後他們沒有復合,但我知道我的刺繡能帶給人溫暖和安慰。」至於問她將來的目標,雖然她說仍在思考中,不過她肯定的是:「我不想創作變得商業化,希望將重點放回作品的藝術價值。」從她肯定自己不會全職做小蓮婆婆的事件看來,也知道她不會看重眼前的利益,看來伊人非池中物也。

 

 

 

Text/ Jiff Chung

Photography/ Kei Leung

TOP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