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Zola Cheung

絲花花藝設計師、絲花生活概念品牌 Bunny Garden創辦人。
醉心於絲花設計、希望透過設計美麗而恆久的花藝作品,把高級絲花的美麗分享開去。
2015 年推出首個品牌香薰蠟燭《JANE》。

Zola Cheung:與砵酒久別重逢

 

「閒愁如飛雪,入酒即消融。好花如故人,一笑杯自空。」

-陸游《對酒》

 

Wine and Dine Festival

前晚傳統粵菜,昨晚西洋美酒,在蛇王芬主理人 Gigi(圖)的盛情下,我一連過了兩個飲飽食醉的晚上,總算在繁重工作中,為自己留一點閒情。尤其是昨天開幕的 Wine and Dine,讓我與美酒久別重逢,輕鬆愉快的心情,縱是千金也難買半刻,這個十月,也算是有交待了。

 

近年雖開始對茶產生興趣,酒的妙處還是不可取代的。跟着 Gigi 逛了一會兒,淺嚐了各款美酒,聽她談一些選酒、酒與食物的配搭原則,也勾起了不少回憶,一時不能自拔。其中最想與大家分享的,是一款名為 Maritavora 的砵酒。我不愛吃甜食,以砵酒配着吃的雪糕除外,因為砵酒不論是顏色或味道,都給我一種親切感,莫名地覺得安全,生命悠長,不見苦澀。

 

第一次飲砵酒在澳門,遠離喧囂遊人,在一條隱蔽的小巷中,有一間小小的葡國菜館。午後時份,餐廳沒有開燈,木門半掩,侍應奉上一杯砵酒,甜甜的,室內昏暗,幾時看不清對方的臉。有人說,吃過甜品才算是完整的一頓飯,我卻認為一杯飯後甜酒,更能讓人相信生活的美好。

 

那頓飯吃過什麼菜,很快就忘了,唯獨是那一小杯砵酒,那份飽足、完滿的感覺,那個下午的寧靜氣氛,卻能時刻重現眼前。

 

據 Gigi 所說,Maritavora 這款茶色砵酒,經過十年醇化,酸度已大大降低,很易入口。我拿着杯子聞起來,她笑問我像不像跌打酒的味道,我說像呀,跌打酒和中藥,都是我很喜歡聞的味道。於是一口吞下,頭也不回,在豐富的堅果甜香之間,又想起另一頓飯後的美好時光。

 

數年前出差到里昂,與合作伙伴晚飯後,每人點了一杯砵酒,或直接啜飲、或配雪糕、蛋糕或芝士一起吃,有的人更抽起雪茄來,各有風格,其樂融融。席間,有人喝了一口砵酒,忽然感慨起來。

 

他說這杯酒,讓他非常想念嫁了去日本的女兒。一瓶好的砵酒,隨時可存放數十年,所以三十年前,他在女兒出生時,便買了一瓶,一直存放至她出嫁時,一家人一起分享了。當日如此溫馨,如今喝著喝著,更覺思念襲人而來。

 

也許想到家中各人盡是酒徒,從前一起晚飯,每頓飯至少開一枝酒,言笑晏晏的家常場面,如今卻彌足珍貴了。

 

是誰說的呢,回憶過去,無異於再活一次。這晚我們捧著酒杯,想到酒菜雖好,但其實最好的,還是人。

 

Wine and Dine Festival 01

Gigi 品酒與食物配搭小貼士:

1. 氣泡酒和Macaroni其實是絕佳的搭配,因為氣泡可以中和Cheese的油膩,讓你吃再多都不會膩!

 

2. 單寧高的葡萄酒不別與有苦味的食物搭配!單寧高的葡萄酒適合與鹹,油脂較多的料理搭配。

 

3. 如果你的餐點比葡萄酒更甜,在嚐了食物之後喝下葡萄酒,不但和先吃了蓮霧再吃芭樂一樣感受不到甜味,還會變的又苦又澀。基本上乾型(Dry)葡萄酒很少和甜點搭配在一起,甜點更適合甜酒與加烈酒,例如砵酒。

 

4. 酒應比食物酸。酒的酸度若是沒有比食物高,在品飲時會感受不到酒的酸度,同樣加深對澀味的感受。舉例來說,如果是加了酒醋的料理,比起酒體肥厚的過桶莎當妮(Chardonnay),酸度較高的白中白(Blanc de blanc)香檳會是更好的解答。

BY Zola Cheung
BY Salma Kadir
BLOG , PEOPLE & LIFE

TOP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