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黄伟文

填词人,其实最钟意买嘢,最憎写字,星期日尽可能唔写字,去买嘢。

Wyman Wong:旧青年理发厅

 

 

突然开了好多飞发舖,呢几年,全世界。

 

不是发型屋,是飞发舖,英文一讲就明,Barber Shop !我份人就是政治正确到不敢在“飞发舖”前面加“男士”,虽然我也真的未见过女人帮衬,很多店主开业时大概也从未想像过有男客以外的生意,但who knows ?说不定明天卷起个什么热潮,或者有某位特立独行的太太小姐想试试剪个“油头”……谂落都几型㗎!潜在顾客甚至不一定是那种走英俊路线的女同志们!

 

飞发舖再袭击

 

但要忍受得了完全没有“洗剪吹”以外的服务吧,一间正常的“飞发舖”,什么电发染发护发修甲一应不俱全,简而言之,去salon时要找那个叫technician做的事情一概不提供服务。

 

但好处就是简单,纯粹,从而生出一种专心致志别无旁骛的正气感,而且快!平时不大想在头上搞呢搞路的麻甩佬,真的可以20分钟搞掂,靓仔晒出返嚟,除非你想师傅帮你剃埋须,呀,系呀,头先醒唔起讲𠻹,虽然很多不能“引刀一快”的复杂服务都是salon有Barber Shop无,但飞发舖通常也有个独门绝招,叫做剃须修须,并不在阴气较重的发型屋很常见。

 

硬要挑剔的话,唯一可以嫌的是无乜privacy,有时不一定是懒大明星要坐独立房,不过有些人真是介意自己的未完成半完成路人皆见。

 

至于飞发舖为什么在“式微”30年后,突然以潮店姿态回归?这条问题我都好想请教各方高人。

 

滑头一点的猜测,就只不过是那种美学无缘无故回来了,一如史上各种无法解释的潮流come back事件!

 

不过,在被salon压倒的那几十年里,飞发舖真的有偷偷在炼成一套新古典style,绝对是有备归来的!

 

 

红白蓝转转嘢

 

哈哈,那个“红白蓝转转转”香港人一直这样叫了大半世纪,英文里可是有个专称:Barber’s Pole 。

 

我倒是奇怪为什么这套回潮的“新飞发舖美学”没有在这个吉祥物上面大做文章,大概是他们在其他方面的招数已经“够杀”吧!

 

先讲产品,如果Barber Shop的come back有个阴谋论,那么处心积虑的飞发佬集团一定叻到早在几年前铺下潮流的伏线,预先在世界各地散下“油头”和“大胡子”等于“美”的种子,灌溉到时机成熟便大举反击,轻易取回半壁江山!吓,“油头”系乜?问得呢个都证明你对男人潮流不闻不问啦! Google吓啦,因为我觉得都比较难用“头两侧全部铲晒的undercut”来概括形容,总之唔系“粉面”个friend啦!

 

再说场景,其实真的和几十年前的传统装潢没有很大分别,不外乎现代化了,但主体仍是那张金灿灿或者银灿灿的重型飞发椅,再加上黑白分明的瓷磗地板和越用越有故事的木框大镜,总之其实个styling很Neighborhood,不是指你左邻右里的街坊,是里原宿的那个Neighborhood,大草N !

 

最后是那些师父的造型,基本上他们一定要是这套宗教教义的完美示范单位,这款“型人人办”才能继续开枝散叶呀!上文提过的“油头”和“大胡子”(有时“大须子”也OK)是个基本配饰之外,通常还搭配三十至五十年代感觉的西装,另外最最重要的还有两条“tat满晒too”的大花臂!不是说唔肯纹身就唔俾入行,但越花碌碌在这个行业中就好似越有台型越professional囉。

 

我其实有问过好多人为什么个个新派飞发佬都要纹到只手花晒,至今没有人答到我,因为我记得小时候的上海理发厅师傅都没有这个“传统”的。我甚至上网用不同组合方式输入过”why / barber / tattoo/ arms”,也没有令我满意的结果,最近似的一个说法是以前很多飞发舖和纹身店都会share一个舖位做生意,因为都是一种很阳刚的“美容”行业,久而久之飞发佬便近水楼台因利乘便越纹越多云云……

 

关于小时候的飞发舖我其实留着很多有趣的回忆,他日有机会还可以慢慢和你分享,但现在已经无发可飞的我,还是对这种店有种莫名的温馨感,身边某人仿佛要集邮一样,每逢出国都要在不同城市找家Barber Shop飞个靓发吹个蛋挞,而我,就算不能帮衬只能坐在旁边开枝355ml的玻璃樽装啤酒慢慢叹着等,居然也觉得很舒服和甘愿。

BY 韦罗莎
BY BLOG
BLOG , PEOPLE & LIFE

TOP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