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alma Kadir

畢業於Central Saint Martins,時裝設計師一名,現居倫敦。
自以為被「藝術與設計」救了一命,從此過着創作生涯,專心研究creative living。

Salma Kadir:Liberty London x Richard Quinn 時裝界的田中小百合與彼岸花

 

 

花開兩朵,各表一枝。想起英倫經典花卉圖案,永遠都逃不過Liberty London 的首本名菜。

 

從1920年代開始,花卉印刷布料與Liberty London 就結上不解之緣。生生不息,直到今時今日。

 

Liberty London 以往也絕對不乏與Artist及Designer合作的經驗,19世紀就有William Morris和Gabriel Rossetti,到了20 世紀就有Jean Muir、  Cacharel、Yves Saint Laurent和Vivienne Westwood。近年合作品牌,有Nike、Barbour、House of Hackney、Manolo Blahnik等。

 

而友人Richard Quinn,今年就被Liberty London 選中,與設計總監 James Millar和女裝買手Alexandra Gordon 合作,成為了歷史上首位在倫敦時裝周、Liberty London 百貨內開騷的設計師。

 

Richard Quinn 2016 年畢業於聖馬丁MA(Master of Art)課程,作品着重於花卉圖案,比較起Liberty 自家設計,Richard的創作確是荒誕離奇,包括充滿了SM 風味的束身衣、non-apologetic的布料選取與色彩碰撞,再加上標青的tailor finish。

 

Runway方面,Richard也花下不少工夫,把場地佈置成一個自己理想中的花花世界,模特兒與布景互動之間產生了化學作用,看得清楚又似模糊。整個系列在背景中突然浮現,鬼魅魍魉,充滿能量。

 

Liberty London 的花卉圖案就像田中小百合,經典、優雅又甜美可人。

Richard Quinn 的就是彼岸花,色彩鮮艷,浮生一夢也充滿黑暗元素。

此花與彼花,一甜一辣,一新一舊,百年老店有如此胸襟找上了超級新血,

這種合作模式,的確值得市面上各大公司機構欣賞和學習。

現代社會只充斥世代之爭?抑或應該薪火相傳?我們希望未來的世界應當如何?

 

“It’s about bringing the prints into a bolder modern context and bringing my point of view into the old world of Liberty."

—Richard Quinn

 

 

 

 

 

 

Richard Quinn

 

 

Richard 與我

與Richard 結識,大概要從我在Richard James Savile Row 當設計主任說起。他是我聖馬丁的同門師弟,在placement year 那年找上門來到我公司當實習生。不知當時是我選了他,還是他選了我在我處工作。既然大家可說是同出一轍,就算數校內不是也是同聲同氣。在創作思維和生活概念觀點相同,工作起來非常愉快。雖然文化背景大不同,內心卻感到超越了文化差異。從他那年開始直到MA到現在,由上司變成朋友,我也成了他的unofficial「監護人」。又如我常對Richard說「I am your Asian sister」。在聖馬丁以外看風景的,只可看到明媚,校內如戰場的鬥過你死我活,刀光劍影,情緒高底起跌,外人又豈可理解?曾在聖馬丁經歷過者,感觸良多,你們可知道世界級的Designer 都是這樣煉成。

 

 

BY Salma Kadir
BY 黃偉文
BLOG , PEOPLE & LIFE

TOP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