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黃詠詩

劇界最炙手可熱的女劇作家及演員,作品笑中有淚。曾以獨腳戲《破地獄與白菊花》獲第十八屆香港舞台劇最佳女主角(喜/鬧劇),《香港式離婚》則獲第二十屆香港舞台劇獎最佳劇本。

黃詠詩:孩子育父母

 

 

不經不覺,阿女兩歲了,她已由一隻嬰兒「進化」成一名小童。

 

小孩慢慢進化成有行動有意識的人,作為父母終於可以鬆一口氣;起碼小孩餓了懂得跟你說,跌痛了會表達,不舒服會指指自己的頭;終於可告別嬰孩時期莫名其妙的狂哭世紀,究竟魔嬰是餓是腸風是出疹還是撞鬼的「存疑時期」。

 

愈來愈覺得父母的恩情真是很難償還。

 

母親十月懷胎,乍驚乍喜;生理上要經歷害喜狂吐、身體變形、分娩時的險象橫生;肚裏面的真空狀態中有個生命茁壯成長,責任重大;就算科技有多進步,有多少先進儀器可量度肚裏人仔的健康狀況,稍有差池,真是心碎七十個七次;是的,一個人仔能順利誕生,母親是不折不扣地用心用命換回來的。

 

更別說生理之外的其他挑戰了:例如財政壓力,丈夫的產前抑鬱,家人帶着個人期許的古怪支援⋯⋯然後阿女出生了,天呀!坐月時的人奶屎尿持久戰,私人時間睡眠規律完全被瓦解,突襲式的情緒上落,全宇宙監視着你如何帶小孩,朋友以為你天天閒在家「冇嘢做」⋯⋯

 

有時午夜萬籟俱寂,驀然回首,呵我竟一關又一關的走了過來。然後就想起自己的父母親,他們當年究竟是如何辦到的?他們把最青春的歲月來養育我們,我們消耗了他們最精采的時光,並不是現在每個月給多少家用就可以回饋,那些寶貴的時光⋯⋯想到這裏,就濕了眼睛。

 

當年的資訊貧乏,從來沒有人教過我父母如何當父母,他們的典範,就是自己父母;因此你可看到,他們給的,不給的,都是他們家庭的反照;如果他們從小就在濃濃的愛和守護中成長,他們就會懂得將濃濃的愛和守護給予我們。反之亦然。

 

望着阿女,我都像注入新能量,她的每天都是新的,她在觀察我的喜怒,她在好奇我專注的事,她是沒有偏見的,她是沒有仇恨的,她是充滿能量的;她的世界,都從觀察我而建立。我每天都有機會做一個簇新的人,我每天都有機會把過去的執念放下一點;這個初來報到的小人類身上每一刻都散發着光芒,我猛然醒覺,只要我願意,我是完全可以離開「過去」給我的包袱,可以從新的角度再看看這個世界。

 

我常常期待有一天,我們的父母也可得到這樣的啓蒙,執着的能量頃刻間鬆軟下來,他們的眼睛閃着久違了的寬容,豁然開朗,時間流露着愛與寬容的芬芳。

BY 何式凝
BY 鄧小樺
BLOG , PEOPLE & LIFE

TOP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