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馬如風

字戀狂。爬格仔維生,趕死線為常,卻以此為樂。若你喜歡怪人,其實我很美。

馬如風:誰又失落了誰?

 

 

成為香港首對公開在港「結婚」的同性名人,時裝達人鄧達智與陳醫生的甜蜜早陣子充實了娛樂版,一句:「我唔可以失落咗佢」,讓人動容。其實,要數國際時裝界的同志眷侶,上月剛與世長辭的Pierre Bergé的故事更為轟烈,他是法國已故時裝大師聖羅蘭的情人知己兼生意拍檔,相知相交了半個世紀,2008年於巴黎伴病榻中的聖羅蘭走完他人生最後一程。

 

 

 

 

1961年,聖羅蘭與Pierre Bergé在巴黎rue la Boétie小房子裏創立了Yves Saint Laurent高級時裝訂製工作室。他倆的故事,可以看紀錄片《狂戀聖羅蘭》(L’Amour Fou)就知道有多傳奇。聖羅蘭這位敏感而心靈脆弱的天才一直受盛名所累,他的糾結與晚年的抑鬱症皆令人惋惜慨嘆,他跟Pierre Bergé一段拉鋸半世紀的愛情也動人,他倆吵嘴一方要搬走,總是搬在「街角的盡頭」而已,反映他們相知相惜,彷彿是宿世姻緣。現實是,聖羅蘭於71 歲患腦癌臨終前,與Bergé辦理「民事結合」,這位名列法國最具影響力人物承受了聖羅蘭大額的遺產。

 

 

Bergé於2009 年透過佳士得拍賣與聖羅蘭的共同收藏品,用於建立新的基金會,致力於科學研究和防治愛滋病。那場在巴黎大皇宮國家美術(Grand Palais)舉行的世紀拍賣實在可一不可再,它成了有史以來歐洲交易額最大的一場拍賣,共拍出近3.74億歐元,不少藏品都打破紀錄。拍賣足以反映這對殿堂級潮流教主的品味,Matisse的名畫、 Brancusi早期的雕塑,最受國際爭議的肯定是北京圓明園兩尊獸首像。

 

 

Bergé曾參與拯救1989 年六四民運人士的「黃雀行動」。他當時曾提出中國若承諾尊重人權及准許達賴喇嘛返回西藏,就免費拱手歸還文物。最後中國買家蔡銘超戲劇性地以1580萬歐元拍下兩銅首卻不付款、 Bergé收回藏品作結。不過,Bergé曾在訪問中透露,拍賣令他承受莫大壓力,更曾考慮把之捐贈給法國或台灣的博物館,兩地當然都不想惹毛中國,唯有靜待勇敢的買家出現。

 

最後,法國億萬富豪François-Henri Pinault家族於2013年把這兩件藏品無償交還中國,了結了這場外交風波。

BY 今日敗家
BY 陳嘉惠
BLOG , PEOPLE & LIFE

TOP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