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陳淑莊

大律師,公民黨副主席,舞台表演者,似乎難以對自己的身份下單一定義。也因為沒有既定的身份界線,得以享受越界的自由。

陳淑莊:邪惡的Pub Food

 

 

我發覺自己在不同場合需要不同食物慰藉心靈,選舉期間拉票拉得聲嘶力竭,晚上只想喝媽媽煲的雪梨茶。於風和日麗的日子從灣仔徑行上山頂,快樂餅店的提子包令我感到踏實。有時連踩數小時會議再加插幾個傳媒訪問,忙得心力交瘁,我需要的不是天使般的comfort food,而是魔鬼一樣的Pub Food 。

 

我稱Pub Food為魔鬼應該無人異議,英國人甚至稱之為Pub Grub,因為最初英國的酒吧以最下等的小吃免費款客,例如鹹花生和牛油爆谷,目的當然不是俾你醫肚,而是讓你持續口渴,才會灌下一杯又一杯的啤酒。餐牌上的收費食物也是炸雞翼、翻叮Pizza一類鹹夾悶小食。其實外國的Pub Food愈來愈講究,Bangers and Mash如今都成了餐廳主食,因此我一直在香港物色好吃好飲的酒吧,最近真的給我發掘了好地方。

 

 

為免有鱔稿之嫌恕不公開酒吧名稱,只能透露它位於旺角,熟客仔當然為了它的本地和入口手工啤而朝聖,但我得老實招認,我光顧主要是為了去食魔鬼一樣的Pub Food,因為愈忙愈想放縱繃緊的身心。

 

一般酒吧的炸薯條都是撒一大把鹽,讓你口渴萬分不斷飲酒,這兒賣的「黃金薯條」以薯條蘸鹹蛋黃漿脆炸,端上桌一刻已香氣撲鼻,在色香味及卡路里上的「邪惡」程度,比我最愛的Fat Chips 及 Salt and Vinegar Chips更勝一籌。其他佐酒小食也創意爆燈:墨西哥小食Nachos不是配番茄肉醬而是豬腩和泡菜,意大利小食Arancini裹的不是意大利飯而是芝士通心粉,墨西哥薄餅裏居然是麻辣口水雞。

 

這間酒吧居然還會自家製麵包,而且是用啤酒充當酵母做的「招牌啤酒包」,雖然這些麵包其實沒有啤酒味,但那些創意醬料最叫人拍案叫絕,外國代表有咖央或香草醬,本地薑代表有腐乳醬或XO醬,甚至有自家製臘腸及潤腸醬,簡直是將Fusion提升至高峰。

 

大部分Pub 只賣佐酒小食,但這兒會老老實實給你飽肚的三文治,而且老實得來又非常幽默,例如「古巴佬三文治」是用意大利Ciabatta裹着燒腩仔和脆豬皮,「椒鹽蒲Boy」是法包配椒鹽蝦和森巴蛋黃醬。每次有朋友一同光顧這間酒吧,單是讀完那個令人捧腹大笑的餐牌已夠治癒。正如杜汶澤早前在Facebook 分享劣食經驗,我完全認同食物美味與否很主觀,因為「萬物唯心造」,這就是「甲之熊掌,乙之砒霜」的意思了,曾經被稱為Pub Grub的Pub Food,只要加點誠意和創意,也能炙手可熱。

 

 

BY 何利利
BY 韋羅莎
BLOG , PEOPLE & LIFE

TOP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