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陳淑莊

大律師,公民黨副主席,舞台表演者,似乎難以對自己的身份下單一定義。也因為沒有既定的身份界線,得以享受越界的自由。

陳淑莊:牛油果與特朗普

 

donald

 

本地建制政客回應社會批評時最常見的用語是:「不要把事件政治化」,前政務司司長林鄭月娥去年底突然公布在西九文化區內加建「故宮文化博物館」,事前零諮詢,社會大眾質疑聲音不絕,她在記招回應:「不應將事件政治化」。事隔兩個月,政務司司長搖身一變成為特首候選人,落區進行競選活動時給予內地行乞婆婆500元,市民批評她助長非法行乞,她的回應又是那句:「不應將事件政治化」。其實說話的人心裏明白,今時今日衣食住行無一環節不與政治扣連,你早餐放進嘴巴的東西,可能涉及地球另一邊的政治危機,飲飲食食也可成為A1新聞。

 

例如愈來愈多香港人吹捧的牛油果,又高蛋白質又降膽固醇,近年被捧為Superfood 。我愛把牛油果塗在麥包上,比牛油更香滑;也喜歡用牛油果跟洋葱、辣椒、檸檬汁、橄欖油、芫荽等混成Guacamole醬,用玉米片拌來吃,簡直是派對極品。

 

世人對Superfood趨之若鶩,但地球這一邊對牛油果的需求,卻成為地球另一邊的衝突來源。墨西哥是全球最大的牛油果生產國,最初主要供應本地和北美洲消費,但當全世界都大量輸入牛油果,農民漸漸發現種牛油果賺的錢比其他農作物多,甚至有人非法砍伐樹林,種植利潤更大的牛油果樹。

 

問題是原生樹林有自己的生態平衡,毋須肥料也不用殺蟲,如今為種牛油果便得用上化學物品。而且種植牛油果樹極之耗水,有專家指種植半斤牛油果(約三個)便用上272升水,造成水土失衡。

 

另一個問題是,墨西哥的牛油果貿易由犯罪集團「聖殿騎士團」(Knights Templar)操控。他們是向農民徵收保護費的陀地,保護費逐箱牛油果計,農民如有不從,會被綁架、強暴甚至謀殺。因此有人形容牛油果是「新血鑽」(Blood Avocados)。

 

當特朗普說要在邊境築牆,工程費用透過提高墨西哥入口產品的徵稅來補貼,很多美國人擔心牛油果會否大幅加價,因為單是2013年頭10個月,美國從墨西哥入口了超過四十萬噸的牛油果。沒有牛油果就沒有Guacamole,也就沒有佐啤酒的Nachos和Taco,你叫美國人如何不恐慌?

 

老實說,當我知道牛油果的「新血鑽」故事時心感愧疚,懷疑是否以後都不要吃牛油果呢?但想一想其實吃什麼都得取中庸之道,盡量選擇在地食材,不必吹捧任何一類食物,懂得捐窿捐罅搵食之餘,還要了解食物來源,這才稱得上真正的愛吃之人。

 

BY 陳淑莊
BY Salma Kadir
BLOG , PEOPLE & LIFE

TOP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