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何式凝

香港大學社會工作及社會行政學系教授。愛過同性戀者,愛上有夫之婦,相信愛情、相信多元關係。曾出版自傳《我係何式凝,今年五十五歲》,最新著作為《抗命時代的日常》。

假如明哥結婚了,我怎麼辦?

 

176-5-1280x1024

 

正在預備我和台灣同志作家紀大偉的對話,題目是:《僅有愛還不夠嗎──台灣為什麼吵同性婚姻權?》,不知怎的,腦海裏突然浮現出這樣的一個情景。假如同志婚姻不單在台灣,在香港也終於排除萬難的成功了,世界會變成怎樣?可能是因為知道在我們有生之年這樣的事情大概不會發生,所以明哥曾戲言:為了慶祝這個同志平權運動歷史上的重要時刻,他也會考慮結婚。賀一賀佢。

 

一想起這個「可能」發生的事,我的心就顫抖起來。愈想愈可怕。雖然不是那種「男友結婚了新娘不是我」的噩夢,但這件事對我來說,也真是一個噩夢,也不是說他結婚以後就會不理我,但在我心底,我會覺得是一種失去,世界對我們單身人士會變得更殘忍。

 

首先,會不會有明哥的 Wedding Party在世上出現呢?當然應該有,畢竟這是一個政治的宣言。一眾伴娘伴郎也可能會有搞點新意,帶點搗蛋的趣味,讓我們可以感覺這不是一般的婚禮慶祝,不過,即使這是一個挑逗禁忌的社會行動而並非一個尋常的婚禮,我可以全程投入地去慶祝嗎?

 

始終會有一幕「有情人終成眷屬」的東西出現,想起也覺得不是味兒,一旦是婚禮,難免是要落入俗套。也很難在這種場合說這段婚姻會怎樣跳出嫉妒與監控。我實在不想見到這種「墮落」。而至於我為什麼會有這種「不正常」的感覺呢?當然是和我的性格缺陷以及人生際遇有關。

 

我要不要也隆隆重重的攜眷出席呢?慶賀所有騎騎呢呢的不倫之戀又如何?既然這不是一般的婚禮,我能否也趁這個機會把條仔帶出來曝下光?如果我堅持,他其實也會就範。不過,如果有媒體出現,對我們這些「不能見光」的情侶,就變得不方便。

 

我們單刀赴會的人士,暗暗地會連在一起,放下自己個人感受的孤單,盡量投入參與這個世紀大派對,為同志平權開心一陣,支持朋友的選擇,不過,最好唔好喇!如果我的同志朋友都去結婚了,我們這些小三怎麼辦?

 
我也會擔心婚姻有可能為我的朋友帶來怎樣的「傷害」。以前的離離合合可以稍為不留痕迹,以後的離合就成為一個更加公眾的事情。如果想到這一切都是一個學習,婚姻就是一個重要的學習,會比較容易釋懷。但我很自私地希望我的朋友不會把精力放在這些地方,希望他們放在更多我們可以一齊參與的事情上。

 
婚姻和家庭令人變得自私,大家不如把心力投放在拯救我們這個垂死的城市就好了,比如,快快加入我們新組織的「大婆小三手牽手聯盟」,一齊爭取全民退保吧。

BY 何式凝
BY Salma Kadir
BLOG , PEOPLE & LIFE

TOP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