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何利利

本名何秀萍。寫字、填詞、演戲、播音。享樂主義印象派自由魂,記好唔記醜,報喜不報憂。

何利利:Bye Bye 姨姨

 

 

暑假完了,孩童們由室外移到室內。自從半年前開始幹了這份做飯的活,在一個半開放的公共空間上班,每天看到不同的人來人往,當中有很多小孩:嬰兒、幼童、小學雞、初中生⋯⋯見到的、有互動的未成年人次一定比過去五年加起來的多,居然覺得自己對這些「細路」展開慈眉善目,他們也肯過來跟我聊兩句閒話。唉,其實我本善良,只是口臉比一般親善小姐有稜角,造成一種生人勿近的錯覺,我都唔想。好了,現在有了食物作橋樑,距離便容易拉近,一杯水果香味的水,一件熱烘烘的鬆餅,他們就知道我不是怪婆婆,最多是無牙姨姨,因為我對大人小孩一視同仁,輕易不會笑到見牙唔見眼。

 

因為是個向公眾開放的空間,任何人都可以進來休息、閒坐聊天或享用自己帶來的食物飲料,吃我做的菜則要預約。午飯時間偶爾會有人滿之患,中午左右陸續有人帶着午餐進來,有剛接了孩子放學的母親帶小孩來吃她預備好的午飯,我那段時間雖然忙於燒菜但間中也會好奇地瞄瞄他們吃什麼,如果是媽媽愛心便當我便為那位孩子高興。有位媽媽很溫婉,兒子很乖巧,同枱吃飯的陌生大人逗他説話他也不怕生,答話有板有眼又不失童真,唸K2的他常常笑嘻嘻的,我看着也不禁露出笑容。沒那麼忙的時候,我見他們吃完飯便問小男孩吃不吃甜品,他得到媽媽的允許後便過來挑一件糕點,我在餅上抹一層果醬遞給他,他雙手接過説一句:「多謝」便笑着小口小口地吃,母親亦一臉慈愛地看着他一面收拾東西,等他吃完清理完畢便離去,小男孩一邊走一邊向我連連揮手大聲説「bye bye姨姨」,我心頭一暖突然覺得好像見到天使。又或者我少見多怪,這種溫純有禮的開心BB我真的沒見過多少,大多是動輒哭鬧尖叫的小魔怪,教人退避三舍的。

 

如果被小霸王嚇親,我下班後便會吃些comfort food定驚,都不是什麼名貴美食,反而是地道鹹甜小吃,而我以身犯險一再證明,無論價錢多大眾化,集團經營的食肆、餅店,質素真的比不上很多獨立小店。一件捲蛋,連鎖餅店便宜幾毛錢,但色、香、味、形,通通不及格。街坊麵包店的麵包蛋糕,帶到回家仍傳出陣陣烘焙麵粉香,捲蛋鬆軟有質感,奶油是有鹹香的那種古早味,令人吃完立刻想再吃。就是這種「世間只有」,教人回味、依戀、安心,亦即是媽媽菜對一個孩童成長的重要性;K2的小男生,永遠不會忘記每天放學後媽媽拖着他走進那間沒冷氣的老房子,抱他坐穩在又高又重的木頭椅子上,打開飯盒,嘩!有媽媽做的叉燒炒蛋喔,好耶!從今以後,他不會吃到比媽媽做得更好味道的叉燒炒蛋了。

 

我觀察多月的結論是,由母親親自帶、吃媽媽煮的飯的小孩是健康快樂些的,他們亦較有安全感和自信。周末時跟父母來玩的活潑兒童進來討水喝,有禮貌的多是由一些友善開明的父母帶來,兩代都會對新事物表示好奇、表達欣賞,繼而主動參與,我遇到的小天使愈來愈多,這幾個月內亦聽到了活到現在為止最多的出自童心的,會令人笑着回應的「bye bye 姨姨」。

BY 趙式芝
BY 陳淑莊
BLOG , PEOPLE & LIFE

TOP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