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ocial Media上只有一種「靚」? 香港演員李敏:朋友唔係藝人,但同樣想鼻高啲、塊面尖啲

 

談文本,哲學家羅蘭•巴特提出「作者已死論」:影像背後,人人對故事解構不一,只因每位觀眾自身經驗不盡相同,你自覺「重手咗」的胭脂和修容,可能剛好成為他人眼中的新潮流。本月MING’S Beauty為你解構中國、韓國、日本、歐美、香港等地區電影代表妝容,妝容好不好看很主觀,但地區特色很客觀;這次找來不同地區代表,聊聊你未必知道的在地美容事。

 

text/ Orris Wong
photo/ Derek Yuen
venue/ Toolsshk


李敏(Ranya),較多人熟知的名稱為「Ran爺」。香港演員及主持,同時亦於咖啡室製作甜品。


田丸玲奈說,比起香港女孩,日本女生的化妝較為完整 ── 作為港女一員,筆者也不禁心虛:人家的粉底遮瑕眉毛睫毛液眼影眼線胭脂可是都早搭配好、化好全妝才出門的,港女們呢?生活太繁忙,早上港鐵都成為眾絲打的化妝間。不過也不要妄自菲薄,要知道香港女生的最大賣點,是能屈能伸,風格多變。

 

曾經在電視台節目上「變身」男裝的Ranya,本身不是嬌氣女子,但化上花樣年華式妝容時,卻又韻味十足。「『美麗』是抽象和內在的,像Andy Warhol說”beautiful is a sign of intelligence”,關乎想法、智慧和人生態度;『漂亮』則是具象和外在的,比較短暫。化妝穿搭好衣裝後,每個人都可以有漂亮的時候,但未必都會擁有美麗的氣質。」這位英氣女子,眉宇間有種倔強,連請她分享護膚心得,也給我來一個出奇不易的答案,「做過幾次高溫瑜珈,每次都做到汗水直流,對於我這些不易出汗的人很驚喜啊!每次做完皮膚都很明亮,氣息超好,所以也明白到皮膚要好,重點還是身體的排毒和循環。」

 

♦「現在社會面對的問題是,大家沒有太多心力、時間或是心機去看外面的東西,只會按電話、看社交媒體,把那個世界變成他們唯一的世界。當網上世界充斥一種面向,他們便不會想太多,不發現原來世界有其他可能性。一路看下去,會覺得世界只有一種『美麗』。」她說,「我覺得是很嚴苛的,我身邊朋友就算不是這一行,他們也想面部小一點、鼻子高一點,為何不用面對公眾,他也要求自己這個樣子?可能因為看得太多,令他相信,那是唯一一種美。」

 

「香港女生的既定形象大概是比較麻煩、要求多多吧?但我覺得香港女生很有自己想法的,可能表達上不夠圓滑,但至少直率。」觀乎這些年來的經典港產電影,不少跑出的女主角都走型格多於嬌嗲路線:張曼玉、張艾嘉、劉嘉玲、袁詠儀、惠英紅、鄭秀文,或許香港女生們沒有韓系的無辜感,也沒有日系的精緻,但不拘泥於某一派系,演活自己的帥氣,不也樂得自在?

TOP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