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收兵香水原來真有其事? 精品香水店女主人:嗅覺回憶是最深遠的

 

 

「很多人都試過,在街上突然聞到一味菜式的味道,想起自己媽媽煮的也是類似味道,因為嗅覺回憶是最深遠的。」香港精品香水店Parfumerie Trésor創辦人Pauline Lau輕輕地說。

 

text\ Orris Wong
photo & video\ Man Tam
video editing\ Riva Tam


 

科學告訴我們,人類的記憶最不可靠,零碎的片段和聲音可以轉瞬即忘,唯有跟大腦負責記憶的海馬體神經元有連繫的嗅覺感官,才能讓我們牢牢的儲存情感。2014年在中環擺花街開店的Pauline,從小到大在各式花香木香中浸淫成長,花花世界,可愛、有故事的何其多?但親身經歷過的才最重要,萬千香氣中獨有三瓶常存她心頭。弱水三千,只取一瓢飲,愛物者的極致,或者如是。

 

死亡是最深刻的味道

 

「對我來說,香水是一個關心和愛的象徵,是一個回憶。」跟Pauline碰面那天,正值7月中旬黃色暴雨。她那位於POHO的新店未正式開張,但光看裝潢已經感受到濃厚的歐洲古典味。看着櫥窗鋪滿《格雷的五十道陰影》遊戲室裏的輕量級小手銬和皮鞭,飾櫃卻放着雕刻家馬召其在香水瓶底刻的「一往情深」,深情又淘氣的DNA,意外地沒有互相排斥,或許只因家族基因裏,大家都是浪漫之人,「公公是隨船廚師,他為船員到世界不同地方煮食,每次靠岸回港,都會帶一支香水給我婆婆。」公公婆婆的每瓶香水,藏着的是無數次旅程;Pauline的香水,藏着的卻是幾個人。

 

「如果你問我人生最深刻的味道,我會說是Evody的Note de Luxe。」雷雷雨聲襯托下,她提起Parfumerie Trésor的緣起,「我的念頭一向天馬行空,每次提起生意大計都會被當時的生意人男友落閘。後來他患病了,在病榻中首次認同我開精品香水店的提議『有得做』,更鼓勵我到巴黎跟合作品牌會面。」然後她在巴黎買來了雲呢拿味道的Note de Luxe,「我回港一個星期後,他便離開了。那段時間我很傷心,整個月都不斷噴上它,是一個印象很深的味道。」說罷,Pauline拿起一隻掌心般高的香水瓶看了一看,然後又瀟灑放下。我想那就如隔了整天沒補噴的香氣,它存在着,卻不再縈繞。

 

 

(左起)Army of Lovers by LM Parfums $3,950
Note de Luxe by Evody $1,180
Gardez-Moi by JOVOY $1,180

 

最像真的茉莉花味

 

據說香水源於古埃及時期,其時人們用它來洗澡和噴在衣服上,及至十四世紀文藝復興時期傳入歐洲,成為貴族之間用來辟去體味的必需品;今天,香水可以是純粹瓶子很漂亮的裝飾品,也能是行頭、品味、誘惑。同一瓶小玩意各有解讀方式,當中唯一不朽的,大概是穿上它後的良好感覺。

 

Pauline店內現時代理25個香水品牌,但最深得她心的,居然是一個自己沒有代理的品牌。「我自己很喜歡Jean Patou的Joy,它是很經典的茉莉花味,做得很像真!這款味道,喜歡與不喜歡很兩極。」說實在,我的鼻子沒Pauline的敏感,分辨不了茉莉花的真偽,但我知道香水專家如此明言喜歡一縷香息,應該不會如此單純,問多兩句,果然猜中!「它經典之餘,又不是太多人認識,便貼合我的性格。品牌現時在香港沒有代理,我也是需要去找水貨的其中一位,神秘之中又叫人想尋覓,不是唾手可得,便更得我心。」

 

當街上人人都戀上同一品牌的經典,但既歷滄海當然升了呢,香水,還是要有故事才動人。

 


「我第一瓶自掏腰包買的香水是Estée Lauder的Private Collection,現在香港已經沒有出售。媽媽曾經說它是一種冬天時會叫人回頭多看你兩眼的香味,後來見她用剩一點,不捨得徹底用光,偶然在旅行看到,便買下來給自己和媽媽。」

Pauline Lau ,Parfumerie Trésor 創辦人、高級珠寶公關。

TOP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