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收兵香水原来真有其事? 精品香水店女主人:嗅觉回忆是最深远的

 

 

“很多人都试过,在街上突然闻到一味菜式的味道,想起自己妈妈煮的也是类似味道,因为嗅觉回忆是最深远的。”香港精品香水店Parfumerie Trésor创办人Pauline Lau轻轻地说。

 

text\ Orris Wong
photo & video\ Man Tam
video editing\ Riva Tam


 

科学告诉我们,人类的记忆最不可靠,零碎的片段和声音可以转瞬即忘,唯有跟大脑负责记忆的海马体神经元有连系的嗅觉感官,才能让我们牢牢的储存情感。2014年在中环摆花街开店的Pauline,从小到大在各式花香木香中浸淫成长,花花世界,可爱、有故事的何其多?但亲身经历过的才最重要,万千香气中独有三瓶常存她心头。弱水三千,只取一瓢饮,爱物者的极致,或者如是。

 

死亡是最深刻的味道

 

“对我来说,香水是一个关心和爱的象征,是一个回忆。”跟Pauline碰面那天,正值7月中旬黄色暴雨。她那位于POHO的新店未正式开张,但光看装潢已经感受到浓厚的欧洲古典味。看着橱窗铺满《格雷的五十道阴影》游戏室里的轻量级小手铐和皮鞭,饰柜却放着雕刻家马召其在香水瓶底刻的“一往情深”,深情又淘气的DNA,意外地没有互相排斥,或许只因家族基因里,大家都是浪漫之人,“公公是随船厨师,他为船员到世界不同地方煮食,每次靠岸回港,都会带一支香水给我婆婆。”公公婆婆的每瓶香水,藏着的是无数次旅程;Pauline的香水,藏着的却是几个人。

 

“如果你问我人生最深刻的味道,我会说是Evody的Note de Luxe。”雷雷雨声衬托下,她提起Parfumerie Trésor的缘起,“我的念头一向天马行空,每次提起生意大计都会被当时的生意人男友落闸。后来他患病了,在病榻中首次认同我开精品香水店的提议‘有得做’,更鼓励我到巴黎跟合作品牌会面。”然后她在巴黎买来了云呢拿味道的Note de Luxe,“我回港一个星期后,他便离开了。那段时间我很伤心,整个月都不断喷上它,是一个印象很深的味道。”说罢,Pauline拿起一只掌心般高的香水瓶看了一看,然后又潇洒放下。我想那就如隔了整天没补喷的香气,它存在着,却不再萦绕。

 

 

(左起)Army of Lovers by LM Parfums $3,950
Note de Luxe by Evody $1,180
Gardez-Moi by JOVOY $1,180

 

最像真的茉莉花味

 

据说香水源于古埃及时期,其时人们用它来洗澡和喷在衣服上,及至十四世纪文艺复兴时期传入欧洲,成为贵族之间用来辟去体味的必需品;今天,香水可以是纯粹瓶子很漂亮的装饰品,也能是行头、品味、诱惑。同一瓶小玩意各有解读方式,当中唯一不朽的,大概是穿上它后的良好感觉。

 

Pauline店内现时代理25个香水品牌,但最深得她心的,居然是一个自己没有代理的品牌。“我自己很喜欢Jean Patou的Joy,它是很经典的茉莉花味,做得很像真!这款味道,喜欢与不喜欢很两极。”说实在,我的鼻子没Pauline的敏感,分辨不了茉莉花的真伪,但我知道香水专家如此明言喜欢一缕香息,应该不会如此单纯,问多两句,果然猜中!“它经典之余,又不是太多人认识,便贴合我的性格。品牌现时在香港没有代理,我也是需要去找水货的其中一位,神秘之中又叫人想寻觅,不是唾手可得,便更得我心。”

 

当街上人人都恋上同一品牌的经典,但既历沧海当然升了呢,香水,还是要有故事才动人。

 


“我第一瓶自掏腰包买的香水是Estée Lauder的Private Collection,现在香港已经没有出售。妈妈曾经说它是一种冬天时会叫人回头多看你两眼的香味,后来见她用剩一点,不舍得彻底用光,偶然在旅行看到,便买下来给自己和妈妈。”

Pauline Lau ,Parfumerie Trésor 创办人、高级珠宝公关。

TOP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