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能上磅的女人:醫生不懂我

 

網絡上一直流傳不同文章和短片,指出同情心(Sympathy)與同理心(Empathy)的分別,皆因很多人對於別人的故事只會同情,卻難以代入其處境然後體諒。不少女性在成長期間,都因為社會及朋輩眼光而讓自己承受過多不必要的壓力:體形、樣子、穿衣服的方式,甚至頭髮長短(!)都可能是叫人煩惱無比的東西。

 

關於身體和心理壓力,有人會因而患上飲食失調(Eating Disorder)或焦慮;不少歐美名人如Ke$ha和Lily Collins,都在飲食失調康復後站到幕前分享箇中經歷,藉此勉勵同路人。然而,當事人在經歷當下最倚靠的,十居其九是專業人士和親密的家人好友,遇上supportive的陪伴者當然叫人更安慰,怕的只是碰到令人冷汗直冒、不解人情的醫生,為患者帶來的刺激,實在可大可小。

 

text\ Orris Wong
photo\ Internet

 

♦Lilly Collins(左)及Ke$ha(右)都曾經歷飲食失調,前者年頭剛巧接到厭食症患者的角色,讓她首次在幕前提起舊事。

 

 

說的是飲食失調康復者Gina Susanna的故事。在Instagram擁有11萬6千名追隨者的她,近日在社交媒體上訴苦,指近日去看醫生時,預先告訴診所磅重後不想看到自己的體重(是很多飲食失調或焦慮症患者的常有要求,因為他們對自己的體重和身體數字很敏感,容易因而引起負面思緒),護士非常合作,在記錄她的體重後便不發一言回到崗位。

 

「面診時,我的醫生卻直直地展示我的體重在我跟前,然後迫我看。我當下只想着『你根本完全沒聽我的說話!』」(He POINTS TO MY CHART AND SHOWS ME MY WEIGHT ON THE CHART IN FRONT OF MY EYES and he’s like SEE?? THIS IS YOUR WEIGHT and I’m like NO THAT’S YOU’RE NOT LISTENING TO WHAT I’M SAYING’)Susanna在twitter寫道,幸好她已熬過精神崩潰的時期,才可以安全踏出診所,而不抱頭大哭或再次落入飲食失調的輪迴。

 

但原來Susanna is not alone,自她的分享後,不少有同樣困擾的人在其Twitter上留言,說自己也曾有類似經歷,「我遇過有醫生在我治療時說:『你現在不似有厭食症(anorexic)啊!』」、「有醫生看着我說,『你看起來好多了』」,卻不知道這些看似平常不過的說話,在承受極大壓力的人耳中是何等刺激。

 

 

Susanna最後也在twitter上鼓勵同路人,希望他們早日能戰勝這動與自己的戰鬥。在不同的成長背景中,難免會遇上不夠同理心的人,只望有天大家都能多點留意身邊,察覺別人需要,或許也能讓在壓力中的她和他感覺溫和一點。

TOP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