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如果命運能選擇:關於自訂美容產品,我們得到什麼?

 

 

網絡大世界,當連每天在社交媒體看到的廣告都可以「度身訂造」,市場上還有什麼是不能customized的呢?

 

雖然大家都明白,美容產品並非魚與熊掌不能兼得,但在一波又一波的新品衝擊之下,美容品牌/業者近年開始走向客製化(customized),甚至個人化 (personalized)之路,如同大數據販賣讀者眼球一樣,其實我們在高高興興的訂製個人化產品時,可能也不經意成為數據提供者,不過識得玩其實可以好好玩,我賣你數據、你賣我靚樣,其實也是雙贏,let’s have the party begin。

 

text/ Orris Wong
photo/ Internet

 

有雞先定有蛋先一直是世紀難題:到底是潮流興才會滿街同一打扮,抑或大家都愛同一款式,才造就潮流?曾經,我跟你把什麼化妝品放上面、化成什麼樣子,統統隨大環境走,早兩年的韓式超平眉與marker般粗的眼線,應該大家都有心思思化過吧?跟上潮流讓我們跟社會拉近關係,但就犧牲不少有潛實又好用的化妝產品,要是抵不住「不合時宜」的洪流,大家也只會用銀紙投票,直接把少數踢出局。

 

所幸歷史洪流中有件事一直歷久不衰 ── 度身訂造,誰會不喜歡呢?由最基本在產品刻上自己名字的客製化,到真的為自己挑最合適的成份與設計,我們迎來了個人化美容產品的世代。驟耳聽來,客製化與個人化很相似,但其實兩者同中有異。最經典例子要數美國品牌Prescriptives於八十年代推出的客製化粉底,它讓用家像多項選擇題般揀肌底顏色,品牌在自己能力範圍內盡量滿足大家要求,安全又易玩。

 

不過由這種有篩選的客製化到走上個人化之路,光是粉底還是用了差不多二十年時間,Lancôme去年年中在美國推出調色粉底Le Teint Particulier,以美容儀為用家即場分析膚色及照顧其他肌膚需要(我相信還能輕易整理得第一手用家皮膚資料!),要補水控油就按需要加相應份量精華液,瓶身亦印上像指紋般獨一無二的Complexion id,方便添食之餘也大賣Unique is what you need感覺。不僅如此,近年科技界更跨刀踩入美容行列,由Withings贊助的Kérastase Hair Coach智能梳,便利用手機應用程式來監測用家頭髮健康,再提供相應護理建議,以personalization主攻市場的日子,相信不遠矣。

 

Lancôme的Le Teint Particulier粉底比原有的粉底系列平均價錢只高11美元,

度身訂造嚟講算抵玩。

然而,許多時候我都希望美容精比潮流走得更前,當我們都能按自己需要自訂美容產品,為何對人們為自己「自訂」的紋身、穿環卻往往看作不平常?

 

人類總是貪心的,當滿足個人「掌控一切」的慾望,又會心思思戀舊,尋找當初被自己踢走的舊情人,所以才有美國Buy Me Beauty及Discontinued Beauty等網站的生存空間,讓大家明知有過期風險,仍然在網上跟老相好重逢。被大眾視為「少數」而投票出局的,其實只是未被人看到它的可愛吧?

TOP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