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林嵐的孤獨別墅

 
林嵐的孤獨別墅
 

電影《Villa Amalia》中,女主角Isabelle Huppert不顧一切斬斷原來的連繫,在一段放開、放空、放下的旅程後,孤單地安定於一個與世隔絕的別墅裏──Villa Amalia。那座別墅,彷彿是她,亦是所有人內心最渴望擁有的一座孤島。藝術家林嵐在幾年前找到這座孤島,她的Villa Amalia就是她的工作室。她將自己推到一個極致的虛空狀態,不分晝夜,一個人在別墅裏創作、與自己相處。

 

半男半女

林嵐個子小,雙手更像小孩般小,遠看像棉花柔軟,但她的木雕塑作品很大,有着男人的高度和重量。在千尺的工作室裏,一片沙塵滾滾中,她每天就十幾個鐘拿着機器雕木。孤單嗎?不敢說,亦不要自憐,卻說自己右半邊身像男人,只有左半邊是女人。像棉花般的手,該是錯覺。她說當日選擇這條孤單無伴的藝術路,就預料不能回頭。

 

「2009年去德國交流對我有一個很大的衝擊,那時看到很多展覽,亦跟藝術家分享彼此對生活的看法,談到藝術家該如何自處。那刻,我重新審視自己,發現自己工作了13年,仍跟兩個朋友共用工作室,對『創作』這回事尚迷迷惘惘,整個狀態混亂不清。尤其當你去完德國看過展覽,回港第一時間就想創作,但一回工作室,見內裏全部不是自己的作品,感到很強烈的失落感和壓抑感。我當天就奔出去看街招,但沒有一個工廠單位的租金是可以負擔的。於是想,與其租金昂貴,不如乾脆買!當時我唯一的資產是仍然在供款的居屋,就賣了它。至那時我才明白,當代藝術是一種生活態度,我必須處理好最基本的生活狀態,才可以『放自己出來』創作。賣樓,買工廠單位,是一種生活態度。」

 

環什麼保

女人多視30歲為第一個重要關口,林嵐的挫敗點在35歲──很多藝術交流計劃,甚至獎學金的死線就在35歲。她第一次意識到年紀和時間,驚覺身邊已湧現後起之秀,形容35至40歲的自己過得很潦倒。是直至40歲,無形的恐懼將自己推到邊緣後,便在兩個可以獨處的「別墅」裏煥然一新。她瘋狂在工作室裏造作品,總之造,一味造。獨處,恐懼反而漸漸消退。然後,外界對這位藝術家開始有點印象──「環保」那個嘛。但林嵐一直否定環保這兩個字,甚至有點看不過眼兒。

 

「環保是中產的產物,充滿自覺的字眼。對於窮人,環什麼保!我自小窮,大學開始用回收木純然為解決材料短缺的問題。對我來說,這是很正常的做法,只是旁人問我用什麼木、為什麼木都有洞,我也得給它們一個名字,所謂回收木。但以前不理解當代藝術時欠信心,做什麼也覺得不對板,於是創作什麼作品都為木上色。直至我明白什麼是當代藝術,對木的態度不同了,以前看它是物料,今天它是我的主題。幾年前將木還原本來模樣,令它重生變回一棵樹,終於一點點摸索出自己的方法。」

 

作品中的女性自覺

沒什麼名詞,林嵐對生命的看法從來彰顯在作品和生活裏。她讓木重生,幾年前亦讓女工重生,找來被淘汰的工廠女工跟她一起為作品縫布。漸漸,女工有收入,亦因親身接觸過藝術而接受子女讀藝術。林嵐喜歡這種真實的生命改變,她眼中,藝術本來是人民精神。今次,她為一個展覽創作了新的木雕作品,展覽藉一顆種子的生長旅程,訴說生命的循環,她的作品則是花開了後結成的果實。像生物,又像胚胎。

 

「今次合作的伙伴都是男人,他們看果實就是果實。但作為女性,我將果實看成生命。遠看作品的表面像很光滑,但輕輕觸摸下會發現當中的木紋,凹凸不平,像一個孕育着生命的母親肚皮,是一個有內容的果實。」林嵐先讓觀者透過寓意性的七塊木板、365條竹的小孔窺探作品。不知就裏之際,會聽到四周呯呯般響的心跳聲。原來竹喻血管,又或臍帶,連接着「果實」。對於自己的女人身份,林嵐從來自覺。

 

 

《Touch Wood觸目》

地點:尖沙嘴河內道18號K11購物藝術館K11 Art Space

日期:即日至3月1日,中午12時至晚上10時

查詢:3118 8070

 

Photography/ Vincent Wong

部分由被訪者提供

 

TOP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