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ata Ngai

飲恨己沒有資格成為"三十歲以下必留意十位時裝界新星",唯有走回務實路線,在工作室燒燒揼揼做個煉金學徒。雖六根未能清靜,但總算清潔了兩只耳根,聽多了自己胡言亂語。
IG:@akissisjustak_xx
FB:https://www.facebook.com/akissisjust/

Nata Ngai:跳或守那道牆?

 

opening photo 1(Photo: Credit/ Gueorgui Pinkhassov/Magnum)

 

一個令人想翻發的美夢都不一定要打厚格。我夢見在樓下公園撞到那個A 先生。佢請我食融了一半的焦糖軟糖,望着撒尿的小狗講了很多很難聽得明帶西班牙口音的英語,然後在外套內袋提出塔羅牌叫我抽一張又一張咭。單對單一個小時,我們沒有談及自身,只分享各人最想翻發的夢。言談間佢經常由很嚴厲眼神轉為一個很無賴的大笑狀。就是這個一笑解千愁的大叔俘虜我。無論其電影及個人魅力,最觸動我神經的一個人——Alejandro Jodorowsky。

 

倘若大導邀請我在他新戲擔任一個角色,我會否立即say yes 呢?我估是三秒內say yes, 然後內心猛烈地掙扎。 後悔自己有冇問清楚自己是否能為藝術犧牲。其實也不可以説犧牲。重頭說一次是:我是否能為藝術放逐自己?沒有「我」這個身份,授權給Jodorowsky 任意擺佈呢?(他説拍《The Holy Mountain》時演員兩個月前就入camp,帶了一個guru 當駐場講道,引導他們進入角色裏精神狀態,務求唔喪都困到喪。)

 

即使是機會難得,不只我會猶豫。話說七十年代的George Harrison 也很迷Jodorowsky 對身體、靈魂與潛意識那套關係科,自薦想做《The Holy Mountain》裏小偷一角。但在紐約見面時跟Jodorowsky 推辭一幕有角色露股及有河馬情節的一場戲。大導霸氣的回應是:"But it would be a big, big lesson for humanity if u could finish with your ego and show your asshole."最後,兩個人也沒有讓步。我們見到露股的是另一演員Horacio Salinas。

 

被Jodorowsky 迷倒的還有很多。Dennis Hopper 睇完El Topo 後,請咗大導為他下部電影任剪片。John Lennon 出錢投資完成電影《The Holy Mountain》。Marilyn Manson 三更半夜打俾Jodorowsky 話佢知自己非常仰慕佢。而最令他驚訝的是Kanye West,派人打去大導屋企講低「Kanye West 先生說想跟你做朋友,我哋可以安排間大房俾你,今晚7點可以跟你見面。」Jodorowsky 說其實佢唔太知Kanye West 係邊個,也唔知可以點樣為佢服務。感覺倒像一個小朋友一樣,很想認識自己。最後完場對話是:"May I give a tarot reading to you?" 以一次塔羅服務及selfie 一張,Kanye West 很滿意地放Jodorowsky 走。

 

2 (21)

 

為什麼他在我心目中是最堅持死守在電影線的藝術家? Jodorowsky 自己承認不是一個終極電影愛好者。他大部分靈感,美學是來自文字想像。所以他覺得自己身份是一個詩人。拍電影是因為選擇以影像結構融合文字土壤的詩意。對他來說每個影像都有故事令他想到這個畫面。影像,劇情,構思,時地人都有可能隨他感覺而改變。他希望觀眾看完作品後不只有被娛樂的感覺,每個人看相同的故事也會得出不一樣的啟發,你如何看待電影故事與如何正視生命一樣,擁抱不同視野。夢中的現實,現實中的自由和恐懼,每個人都有他們的那道牆要跳或守。

 

電影夢;很多都是易碎的。要跳出市場這關口,很多導演都要衡量今次我要割幾多個自己出去換個掌聲票房回來。Jodorowsky 都係每次籌期開戲。有時洗晒一半資金都可能未拍夠十分之一。(以《Dune》為例:只計劇本已是長達14 小時的一套戲。)投資者見勢縮沙也不出奇。不過大導磁場很勁。很多次財主都跟他有情意結。特別是Michel Seydoux,在《Dune》拍攝期間,由投資者變成Producer,一直希望巨著有拍完一日,後來因為停止繼續投資,兩人也從此沒有偈傾。足足三十多年,email 也省略。二人分別也覺得愧對大家,才令《Dune》胎死腹中。殊不知因為2013 年拍Jodorowsky’s Dune 紀錄片再次結緣。Michel Seydoux 聽完Jodorowsky 計劃拍半自傳式電影的故事構思後,很快就俾一百萬美金俾大導。五部曲的自傳,第二部曲《Endless Poetry》已在2016 年上畫。大導今年八十有七,希望剩下來的三個故事也能完成。

 

有沒有拍不完的電影?有!很多故事hang 機是不了了之,我好想睇Jodorowsky 拍《Dune》,我仲有好期待Terry Gilliam 套《The man who killed Don Quixote》,十七年開拍了八次,主角由1998 年Johnny Depp,拍拍下2016 年定案是Adam Driver。一個project,去到哪個階段才令你覺得非完成不可?

 

 

3 (20)

《Endless Poetry》劇照

剛在柏林上畫的《Endless Poetry》只有三場。曾經在未有投資者前,已說過自資這套戲,並預備倒錢落海。雖然大導倒得一樣開心,我也是去了戲院看。

 

 

4a (2)

七十年代Moebius 為《Dune》畫的角色科幻得old school,以2016 年樣樣都係rendering 出來的話,今時今日拍《Dune》角色可能不用casting,索性整個virtual character 出來吧。不過,很有趣地Jodorowsky 説他對3D不感興趣。 

 

 

BY Nata Ngai
BY Salma Kadir
BLOG , PEOPLE & LIFE

TOP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