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設計師在讀什麼?Maria Grazia Chiuri 的女性主義書單|Style Reader

 

英國閱讀期刊《Happy Reader》每期請來名人談讀書經,音樂、影視、藝術界重量級書蟲輪流登場,上一期是開了書店的千禧名模 Lily Cole。Dior 創作總監 Maria Grazia Chiuri 近日獲 Fashion Awards表揚她對時裝界的正面改變,接受英國《Vogue》訪問時,大談她對在 Dior的創作影響深遠的女性主義書籍。讓我們一起了解這位設計師平日在讀什麼。

 

 

Women Who Run With The Wolves by Clarissa Pinkola Estés

Maria Grazia Chiuri 指《Women Who Run With The Wolves 》是一本令她覺得部份自我是本能的、創意的、母性的,總據而言是為女性特性而驕傲的書。女性為了接近男性的世界和令自己更值得被聆聽,經常否認自己的女性特性。這本書理論化了"Wild Woman"的存在意義,不但教曉了Chiuri 要接受自己非理性的一面,更令她反思女性整體的複雜性。作者Clarissa Pinkola Estés,是 Jung的心理分析學者,她認為女人的野性本能千百年來被壓抑,通過分析不同文化中的神話、童話和民間傳奇,找出野性女人的原型,讓女人恢復原本的面貌,獲得完整的心靈。

 


The Second Sex by Simone de Beauvoir

西蒙波娃的《第二性》雖然已經出版快將70年,但仍然是每個女性主義者必讀之作。Maria Grazia Chiuri 認為,光是女性不是天生,而是被建構出來的概念,就足以影響每個女人如何理解自己,理解世界。

 

Why Have There Been No Great Women Artists? by Linda Nochlin

2018春夏Dior fashion show中,出現一件印有“Why Have There Been No Great Women Artists?”的橫間水手Tee。這名句其實是出自女性藝術批評家Linda Nochlin 寫於1971年的著名論文。Chiuri 說自己一直留意藝術,或說整個女性的創作。這份論文令人有更多理論基礎,加入女性主義角度來闡釋藝術作品,也幫助了Chiuri 去理解女性雕塑師,畫家和電影導演 Niki de Saint Phalle的文本。

 

 

We Should All Be Feminists by Chimamanda Ngozi Adichie

“We Should All Be Feminists" 口號出現在 Chiuri 首個 Dior時裝騷,不但為其創作定調,亦成為熱賣款式。Chiuri 指出,由Chimamanda Ngozi Adichie 所寫的同名書籍,在初期引導著她在 Dior的創作,這書名就是她工作的宣言。對Chiuri 而言,《We Should All Be Feminists》是一種喚醒,清楚地指出現在是時候給所有的社會,重新定義女性主義。這本書源自 Adichie一次的演講,除了時尚,也啟發了 Beyoncé 2013年的歌曲《Flawless》。

 

 

在當下全面向右轉(Trump當選)的世界,女性主義者被強烈污名化為仇恨男性的動物,事實上男性也是父權社會下的受害者,所有人應當多讀女性主義。時裝界的性別複雜處在於,雖然男同志設計師本應更傾向同情女性主義,但亦有不少服膺父權主義(例如 Gabbana近日有關性侵是潮流的言論),而如此陰性的行業,當權的企業家大部份仍然是男性,所以女性主義仍然是少數派,希望 Maria Grazia Chiuri通過 Dior這所古老時裝屋帶出更多反思和討論。

 

source: vogue uk


text / Christopher Lai

TOP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