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日本WWD公開2000期封面,見證38年潮流興衰|時尚考古學

 

遠在未有互聯網,尤其像《Business of Fashion》的時裝新聞網站之前,業內人們能讀到最快最密update的是時裝新聞《Women’s Wear Daily》(WWD)。從1979年4月16日起,日本版的《WWD Japan》出版,,至2017年11月初已經到達2000期(開始時是雙周刊,中段改為周刊,近年再度改回雙周刊)。為了慶祝出版2000期,日本《WWD》方面除了在GINZA SIX商場的「SHIBUYA TSUTAYA」書店內開相片展外,更慷慨地在網站開倉一次過公開所有封面!

 

 

Karl Lagerfeld、Fendi family、Gianni Versace 遊日《WWD Japan》封面。

 

小時候讀《明周》最喜歡的欄目就是「明周開倉」,old news is always exciting。瀏覽三十八年來的《WWD Japan》,就是打開日本與世界的近代時裝史。曾經紅極一時的名字如Mori Hanae、Masaki Matsushima、Andre Oliver,早已無人問津,甚至被人遺忘;不少巨人已經作古︰Gianfranco Ferré、YSL、Alexander McQueen;從未消失的幾乎只有Karl Lagerfeld,而且愈活愈年輕。

 

名噪一時卻愈來愈少人記得的Mori Hanae、Zaitsev、Montana。

 

走過38年,《WWD Japan》見證了經過80s的Power dressing、Body concscious貼身cutting、男裝女著;90s的極簡主義風潮、超級模特兒、老牌重生;00s的時尚全球化、男裝潮流化,到10s的High fashion與Street fashion融合、女性設計師崛起和see-now-buy-now等現象。

 

90年代最熱的Prada、Helmuts Lang和被殺的Gianni Versace。

 

仔細閱讀這些封面後,有幾點有趣發現。首先,川久保玲80年代初到巴黎發展,Hiroshima chic 最初不被接受,當時的《WWD Japan》並沒有重點報導,直至84年比較漸獲知音,才開始獲《WWD Japan》封面報導。80年代Issey Miyake和Kenzo明顯比Comme更多出現在封面(89年東京時裝周有一小格玲姐),在90年代亦不算特別受到《WWD Japan》青睞;但到了2000年代,川久保登上神台地位,可以卻因為肖像權限制,多個相關封面都只能用黑影代替。這興許與玲姐不愛上鏡大有關係。

 

Comme des Garcons 早年《WWD Japan》封面

 

 

2000年後,玲姐黑影封面,惟獨MET展覽才得見真人,但在網絡時代,誰還在乎。

 

另一有趣點是世界名師到日本旅遊的照片,你說東方主義獵奇也好,但看到老佛爺去看能劇、Fendi家族遊東京等難見場面,筆者仍然興奮。除了時尚風格,《WWD Japan》也紀錄了時代畫面,例如95年的阪神大地震。2000年以後,時裝變成了全球規模的大生意,跟從前那種西風東漸再東風西漸,已經恍若隔世。到了今天,我們每時每刻在滑手機的新聞,所有事件24小時內不發表都變成明日黃花。《WWD Japan》印刷版還可以出版多久?

 

共2000期封面可見︰https://www.wwdjapan.com/s/506501/

 

首期《WWD Japan》封面

 

2000期時裝界大堆頭封面

 


Text/ Christopher Lai

TOP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