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9蚊人仔一支Mascara!居京香港藝術家許開嬌:北京女孩化妝很素淨

 

談文本,哲學家羅蘭•巴特提出「作者已死論」:影像背後,人人對故事解構不一,只因每位觀眾自身經驗不盡相同,你自覺「重手咗」的胭脂和修容,可能剛好成為他人眼中的新潮流。本月MING’S Beauty為你解構中國、韓國、日本、歐美、香港等地區電影代表妝容,妝容好不好看很主觀,但地區特色很客觀;這次找來不同地區代表,聊聊你未必知道的在地美容事。

 

text/ Orris Wong
photo/ Carol Lau


 

許開嬌(Angel)是香港當代水墨畫家,於北京中央美術學院實驗藝術碩士畢業,作品曾展於香港、澳門、北京、上海、成都及澳洲。2016年曾跟卡佛合作參與藝術櫥窗創作,以現代手法演繹中國傳統的作品。


 

追求白滑肌膚、畫上流行韓式清麗妝容,又豈是韓國女生專利?每年穿梭京港兩地數十次的香港藝術家許開嬌(Angel)笑說,北京太陽曬得經常要用SPF50 PA+++防曬產品打底,但街上仍然不少皮膚白雪雪的女孩,大家都落足功夫保養,而且因為韓國娛樂事業影響,內地一樣吹着濃烈韓風。「我在北京住在望京區,有很多韓國人聚集。近年流行韓妝,當大家都化上類近妝容時,不開口說話的話,真的分辨不了對方是否本地人。」

 

♦「我化妝只需要五分鐘而已。」五分鐘?!應該只夠筆者化個底妝,「妝容最重要的是眼妝和唇妝,我把化妝掃當成畫具在用,熟能生巧。」

 

當人人化上強調臥蠶的水汪汪韓妝時,束一頭長黑髮的她卻喜歡塗紅唇和畫上粗黑貓眼線,一身古典味卻讓人更易記住。「普遍的北京女孩妝容都偏素淡,跟他們相比,紅唇便成了我的標記,在不同展覽活動上,人們都會因而記得我。」看她不論在台北展示座談會分享,抑或北京展覽中都以同樣妝容上陣,在潮流中堅持適合自己的打扮,也是風格一種。

 

♦Angel最不能缺少的妝物只有三件,「都是在香港入手的,內地買國際品牌化妝品的價錢較貴。」應該有不少朋友找你「代購」吧?「真的很好朋友才會幫他們買呢,畢竟我在香港停留的時間很短,多數有工作在身。」

 

♦火烈鳥睫毛液是內地很多人用的產品,「價錢平到嚇親人!」嗯,淘寶天貓才賣19蚊人仔。

TOP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