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usiness of Fashion(BoF)說:「超模是新一代的媒體」,其實亦不為過……

 

Supermodels are the NEW PUBLISHERS?


數碼年代降臨,社交網絡助長了媒體轉型。同時亦助長了一眾平民,只要閣下有心有力,努力營運個人帳戶,你亦能以Bloggers,Influencers 等等的身分見稱。

社交網絡就是公平公正,人人都可以是媒體,人人都能夠談時裝,只要你有一定的Fan Base,有獨到的觀點,你便能夠影響大眾,打破了傳統媒體的高牆;有說話就說,有苦水便吐。自由言論,就是如此公開且人人平等。

近日,Business of Fashion(BoF) 提出了其一觀點,講述現時的超模(Supermodels)如劉雯(Liu Wen)、Gigi Hadid等等已經營運成熟的帳戶,因其fan base與曝光率集合而成的影響力,已比不少新媒體出色,成為了新一代的媒體。

Liu Wen (刘雯)(@liuwenlw)分享的貼文 張貼

舉中國超模劉雯為例,她在Instagram坐擁300萬追隨者,貼文平均有7-9萬個reactions,就算是Vogue、WWD等等權威媒體都望塵莫及;而勤力推動數碼媒體宣傳的Chanel,更早已mark實劉雯,近年來均邀請她出席品牌的時裝表演與活動,宣傳成效或比媒體的能力更佳。

 

在數碼年代,很多東西都能夠被量化,包括文章的接觸人數(reach),互動率等等。不過,若然要以「多追隨者得天下」的方針,分為媒體能力的分水嶺,筆者便有所保留了。

 

首先,官方品牌帳戶的追隨者,往往比不少時裝媒體多。若然以追隨者人數,當成傳媒功能的基礎,品牌利用官方渠道,不就是慳水慳力得多嗎?

 

CHANEL(@chanelofficial)分享的貼文 張貼

Chanel在官方的Instagram帳戶發布的two tone boots 影片,14小時已錄得32萬的觀看次數。既然數字如此樂觀,為何品牌們還需要與傳媒合作呢?

 

紙媒轉型,大圍氣氛欠佳,人人自危,認為媒體是夕陽工業。不過,今日模特兒能夠成為新媒體,除了因為其社交帳戶的追隨人數,更甚是街拍的推波助瀾。模特兒騷前騷後、off-duty時的打扮,都能夠牽起潮流;但是,說實話,她們大多發布的貼文均與傳媒有別,缺乏獨特的角度與內容;這就是新媒體出現後所創下的趨勢,人們的闊讀習慣早已改變,與人無尤;在社交網絡上,簡而精是必須的。因此,BoF提出此等假設亦不為過。

 

當每個潮流發展漸趨穩定時,質素便會逐漸上升。新媒體如是,雖然今日的模特兒的宣傳功效比傳統媒體高,但是quality content還是有需求的。若然整個時裝產業只得模特兒與品牌官方帳戶等等「媒體」角色,想想就覺單一了。情況就如料理般,濃味的菜式還得由白飯調味,媒體如是。

 

一個健康的生態,又怎能只得一面倒的聲音?所謂真正的傳媒,就是要負起誠實、報導的責任,推動新晉的時裝品牌,讓產業保持百花齊放的狀態。


 

text/ 張墨 Daniel Cheung

 

TOP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