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鄧小樺

作家,著有《若無其事》、《眾音的反面》等,亦在各媒體撰寫專欄及評論。為《字花》創刊編輯,現為香港文學館總策展人、文藝復興基金會理事。

鄧小樺:時尚的文學

 

 

G辭掉工作,決心要在文學方面自我進修。她跟我說,她是如何愛上文學的呢?「不就是暑假在家閒着沒事做,看港台節目,好像是深雪和王貽興主持,他們每集談到的文學,有些我識,有些我唔識,聽着聽着,我就變成了個愛文學的人,書變成我不能缺少的東西。」

 

很簡單的概括,讓我再次明白到一些事情。文學,基礎既在歷史的舊學,也需要每個年代的青年加入;每個愛書人,第一本書都可能是在大型連鎖書店買的,先要領進門,知道什麼是好東西,也知道怎麼去找,把文學的愛好融入生活,有各自的發展,終於成為一個有修養、心靈豐富的人。

 

我現在港視31台主持「文學放得開」這個午夜清談節目,逢周三晚在電視和網絡上出現。在大眾媒體上做文學,就是要把文學推廣給大眾,所以苦苦思量,有什麼話題、怎樣談論,可以讓文學接觸到更多人羣,又不會讓識者覺得淺薄。電視是個視覺的媒介,真的連文人多不擅長的外表和衣著都要注意呢。「要讓我想聽你在電視上講嘢」,原來包括很多潛在的規則。

 

所以我們也就做了一集「文學衣裝」,請了香港一代時尚書寫的教主級人馬鄧小宇上來做嘉賓。鄧小宇七十年代在《號外》上化名錢瑪莉,寫專欄《穿KENZO的女人》,以女性角度寫時尚、女人經,對所謂上流社會的風氣寫得入木三分,也有嘲諷。不像「穿PRADA的惡魔」選那麼大的牌子,而是比較偏鋒特色的日本牌子”KENZO”,也別出心裁。鄧小宇說,當時他們談這些品牌符號,其實是Designer Label,是選設計師,很能代表一個人的選擇;在高度商業化、國際化及設計師換代之後,那就變成Brand,代表經濟能力多於獨特品味。

 

淡淡數語就說中重點,鄧小宇一代人的高談闊論之精采能力,至今仍是讓人趨慕的。錢瑪莉把口那麼抵死刻薄,但我所接觸的鄧小宇,乃是非常優雅寛厚的前輩,搞飯局無微不至,體貼地照顧小丫頭如我。清談節目要輕鬆這是人人都會講,但小宇卻反而說最重要是「有料到」,甫開場不必俯就大眾,倒是要「擺開個陣」,鼓勵我們突出文學部分,要講創作,要講作品本身。他有很深的信念:時尚書寫,雖然很倚仗視覺元素,但只要我們仍然需要「想像」這樣東西,文字就是影像所不能超越的。

 

BY 鄧小樺
BY Salma Kadir
BLOG , PEOPLE & LIFE

TOP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