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黃詠詩

劇界最炙手可熱的女劇作家及演員,作品笑中有淚。曾以獨腳戲《破地獄與白菊花》獲第十八屆香港舞台劇最佳女主角(喜/鬧劇),《香港式離婚》則獲第二十屆香港舞台劇獎最佳劇本。

毛小孩與人類嬰兒

 

Cute five month baby with black cat

 

除夕與好友相聚倒數,其中一位友人是懂得動物讀心的,我問她,你要見到動物真身才可讀牠們的想法嗎?她說不用,看照片都可以,功力深的動物讀心師甚至不用照片,通過主人就可讀到他所飼養毛孩的想法。

 

我說,我很想知道我兩隻巨獸貓:豹叔和Benjaminbaby,對阿女降臨的想法。

 

首先,當初意外懷孕,我是絕對沒有想過要放棄兩頭十多歲的貓孩子;回想多少個無日無夜的創作浩劫,牠們都捨「眠」相陪;真的,只要我不睡,牠們就不睡,一直坐站躺懶在我腳下,直到我累極倒在牀上,牠們才休息。多少次發燒病倒,陪在身邊的是牠們;牠們不只是「寵物」,牠們見證了我的時間,我的成長,是我的「成長伙伴」。

 

終於,去到前年,牠們見證到我為人類繁殖了。

 

雖然感情上堅定地不會棄養牠們,但理智上還是打電話問了豹叔的獸醫契爺,令孕婦聞風喪膽,引起胎兒畸形的弓形蟲(或稱弓漿蟲)是什麼回事。

 

「你的家貓足不出戶基本上很難惹到弓形蟲你知道嗎?!你知道你吃火鍋吃不熟的肉,惹到弓形蟲的機會比你的貓還要高嗎?你的貓吃生肉吃老鼠吃糞便嗎?就算你的貓真的真的真的惹了弓形蟲,你要抓牠的糞便來吃才『有機會』惹到你知道嗎吓吓吓吓吓?」

 

也許太多人因懷孕棄養毛孩,獸醫契爺非常激動,嚇得我立刻掛線。

 

阿女出生後,豹叔和Benjaminbaby都是怪怪的;牠們並沒有像網路上的視頻的毛孩般,對阿女好奇或者照顧呵護,也沒有任何激動的行為;阿女作為人類嬰兒,也沒有對貓哥哥有任何反應;對,基本上,他們當彼此「透明」長達一年多。

 

直到阿女「似番個人」開始直立走路,立在地上搖搖擺擺,和豹叔兩兄弟的高度相若,牠們才被迫面對這個從天而降的「人仔」;牠們偶爾會「沒什麼」地走到她身邊;阿女一晃一晃地走,稍一平衡不到倒在地上,兩貓兄弟會不知從什麼方向竄出來,火速像個八卦一樣圍着她,然後在人類慌忙追趕前火速逃去。

 

好怪!牠們想怎樣呢?

 

遇到會動物讀心的好友,即管問一下。

 

她見過豹叔兩兄弟,說:豹叔和Benjaminbaby好疼錫你,牠們說看得出你還在適應當中。你穩定牠們就穩定,你不安牠們就不安,牠們只在乎你。牠們想知道要怎樣對待新成員,要不要幫忙。牠們有點無所適從。是不是因為你仍然是無所適從?

 

一聽到,不知怎的,我的眼眶便紅了。

 

回家,我撫着豹叔和Benjamin baby,輕輕的告訴牠們:是呀,媽媽還在適應當中,什麼時候才適應到,我還不知道,也許,人的一生,其實就是一個不斷適應的過程;媽媽怕不怕,怕呀,但媽媽會不會挺下去?一定會!你們很乖,你的心媽媽都知道了。你們做自己就很好了,媽媽喜歡你們不是因為你會幫忙帶小孩,媽媽喜歡你們,就是因為,你就是你。

 

BY 黃詠詩
BY Salma Kadir
BLOG , PEOPLE & LIFE

TOP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