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土耳其工人在Zara服裝藏紙條控訴無出糧|我們應該如何面對快時尚?

 

 

《美聯社》報導,伊斯坦堡的購物者在Zara買的衣服中找到紙條,上面寫著「你將購買的這件衣服是我做的,但我沒有拿到任何人工。」《美聯社》指出,口袋中的字卡並非在生產線上放置,而是有人在店內放入的;土耳其的工人指,他們是外判商Bravo的員工,工廠早前突然倒閉,而且拖欠了他們3個月薪水。類似對Fast fashion與血汗工廠的控訴,聽得不少,甚至已經有點麻木。作為消費者,我們既喜愛時尚,但亦不希望埋沒良心,要問的問題是︰應該如何面對fast fashion?

 

放到最宏觀地看,fast fashion是一個經濟階級問題。Off-White的Virgil Abloh說,Zara和Uniqlo不是真正的fashion,它們跟麥當勞無分別,都是沒有「營養」的垃圾。這句話讓我想起某些有機飲食者指,無論如何都不可以吃麥當勞,然後有領綜援的父親說仍然會買給孩子,因為那是他能負擔而且能飽肚的選擇。或者這個例子極端了一點,但想一想不是像時尚愛好者的情況嗎?今時今日高檔時裝閑閑地三五萬一件,fast fashion公司能夠以合理價錢供應時尚款式(不一定全部都是抄襲,何況所謂設計師品牌亦有互相抄襲,而抄襲本身在時裝中就難以界定),是否只有有錢人才有資格穿得時尚?

 

當然,有人選擇另闢蹊徑,穿古著、DIY、節衣縮食買一件貴的好的,甚至不買。但對於大部份時尚消費者,他們都活在資本主義主流社會之中,經濟邏輯很難太「清高」。批評是很容易的,完全不消費卻是很難的。怪罪在fast fashion之上,更是容易。每次路經一些小型商場,看到無數所謂「小店」,售賣比fast fashion更低質更不時尚的下價貨,而街坊和OL照樣甘之如飴,心裡就只覺罪過罪過。起碼,我在Z家、U家和C家(H家的姊妹品牌)買過不少「蔗渣價錢燒鵝味道」的東西(當然要揀過)。

 

然後是一個inconvenient truth︰如果沒有血汗工廠,而時裝公司繼續要賺盡,我們還可以享受這樣的低價嗎?當然,我相信大部份消費者都會反對剝削。大部份現存的血汗工廠,都位於第三世界的非自由國家。但要賺盡的時裝公司只會以價低者得的資本主義邏輯來外判。我們可以撫心自問︰「如果fashion公司(指的是所有大量生產的時裝,運動品牌、甚至不少獨立設計師、中上價品牌的外判模式與fast fashion本質上分別不大)一日不改善供應商對待工人的條件,我們就一天不幫襯,可以做到嗎?」

 

我們被老闆剝削,然後幫襯fast fashion剝削第三世界的工人。眾生共業,in a large sense,所有的現代消費幾乎都有剝削和浪費問題。能修補乎?靠我們負責任?靠NGO監察?靠品牌自律?靠供應商反省?還是靠政府立法規管?答案似乎是缺一不可。

 

 

現代紡織工業外判到第三世界國家,背後的童工問題嚴重。

 

2013年,為快時尚代工的孟加拉的血汗工廠發生有史以來死傷最嚴重的樓宇倒塌意外,反映第三世界國家勞工問題。

 


Text / Chris Lai

TOP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