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國際學校校服冇咁嚴 鋼管舞導師Daphne Lux:現在覺得自然最緊要

 

談文本,哲學家羅蘭•巴特提出「作者已死論」:影像背後,人人對故事解構不一,只因每位觀眾自身經驗不盡相同,你自覺「重手咗」的胭脂和修容,可能剛好成為他人眼中的新潮流。本月MING’S Beauty為你解構中國、韓國、日本、歐美、香港等地區電影代表妝容,妝容好不好看很主觀,但地區特色很客觀;這次找來不同地區代表,聊聊你未必知道的在地美容事。

 

text/ Orris Wong
photo/ Derek Yuen


Daphne習舞三年,近一年全身投入鋼管舞教學,經常參與海外鋼管舞比賽並獲得Pole Theatre Sydney 2016 Pole Classique Semi Pro Division冠軍及 Dance Filthy Australia 2016 Amateur Division 第二名等獎項。


小學常識課最常讀到一句:「香港是一個國際城市,中西文化交匯」,所以,在揚眉女子之外,我們還有一派歐美風ABC/CBC。童年時在澳洲度過,及後回港入讀國際學校及本地最高學府的鋼管舞導師Daphne Lux,徹底是一個「偽‧ABC」的學習人辨,但誰知道一身陽光氣息之下,其實闖過多少心理關口?

 

「我大約11歲時開始化妝,當時朋友之間聊天、看YouTube教學都是化上新妝容的靈感來源。覺得自己不夠漂亮,也成為了自己當時學習化妝的原因。」國際學校對學生化妝沒有本地學校的嚴謹,她跟好友都樂於在自己面上做實驗,「但青春期時賀爾蒙影響,我的皮膚曾處於暗瘡爆發的狀態,試過連到街上買菜也要化妝,在皮膚上厚厚的蓋上一層,極度沒有安全感。」

 

♦「有段時期曾經很沉溺買化妝品,每次逛化妝品店都買一大袋回家。」Daphne笑說。現在請她分享心愛妝物,不難見有「空瓶」產品,選擇對自己適合的才是王道。

 

沒有一副人人稱羨的瓜子臉,也沒有日本漫畫中的水靈大眼,但Daphne卻有股叫人移不開目光的吸引力,「常道”You are your own worst critic”,對自己最嚴厲的,其實可能只是自己本身,後來我學習鋼管舞時,才發現大家是如何享受身體,什麼肚腩、拜拜肉,都不再重要。」跟她見面那天,是周一的早上,明明應該匆忙的日子,她卻說自己現在十五分鐘就能出門,「因為我飄了眉,也植了眼睫毛,非常方便!」雖然「加了工」,很矛盾地,她卻比從前更自然,「我現在比較看重肌膚質素,用的也是簡單的眼影組合和唇膏。」談及歐美國家近季流行的contouring,我原以為她也曾迷上一陣子,誰料她竟耍手擰頭,「contouring的靈感啟發自變裝皇后,修容得太厲害,近看的話會非常誇張,我希望現實中自己的妝容會自然一點。」

 

我想,我開始明白為何有「偽‧ABC」出現,因為這種集自信與自愛於一身的特質,感覺太良好。

TOP 5